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方王」恋上星星的人

同系列前篇:《恋上月亮的人》


—— 正文如下 ——




「在签署本协议前,双方已经详细审阅了协议的内容,并完全了解协议各条款的法律含义。

1、本协议自双方签字或盖章后生效。

2、本协议的任何修改必须经过双方的书面同意。

3、本协议一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具有同等效力。

祝你心想事成,一世太平。」


方士谦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把相框搁到了桌上。手里拎着的包这才“噗通”一声落了地。

一式两份?各执一份?同等效力?

骗谁呢。


骗谁呢?

骗他呀。

骗你呀。

方士谦呀。


他把自己丢到床上,风衣还没脱,窗外“哗——”地扫过车飞驰而过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连带着拉扯出他自己一声极长的叹息。


王杰希啊——不着调儿。

他在脑子里感叹完,倒是笑了。这句话拿出去跟谁说人家都不会理你。就连方士谦自己也未必会信。

他想起了王杰希对着流星一句毒奶就让他跌坑里的伊犁之行。因为这件事,他在第四赛季被王杰希抓了大半年的把柄。

但他不后悔——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那晚的星星真的很好看。


回去后他们见到李亦辉,因不可抗力而鸽了的孩子问他们伊犁怎么样,方士谦将这段寒酸却又难能可贵的经历说与他听,天花乱坠地几乎是动用了他毕生所学来给李亦辉描述那晚他们在山丘上看到的星河,却只换来后者转头,望向了在另一边削苹果的王杰希。

“队长,方神说得是真的?”

王杰希小心翼翼地停了刀,为了不把皮削断掉。

“是啊,的确是银河。”

方士谦怔了怔,对于李亦辉为什么连这种事情也要向王杰希追询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就听到王杰希十分自然地接着说了下去:“你方前辈还——”

“王!杰!希!”

“——跟我一起看到了颗流星。”


方士谦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反省,反省自己二十几年短暂却又漫长的人生,然后如梦初醒,觉得自己不能被王杰希给套牢了。这件事他一直从第四赛季反省到第七赛季,然后发现,再不走就晚了。

第七赛季夺冠后的那晚,他梦到了自己又一次站在领奖台上。站在他身边的依旧是王杰希,后者意味不明地看着他,眼神微妙;而后便转过了头,在无声又模糊的喧嚣中,似乎是笑着,向看台上招着手。

方士谦说不清自己是被恶心得还是被吓得,反正他当即立刻就醒了。

他真的要跟王杰希这家伙一起拿三冠吗?他能苟到二十八九吗?为了什么,签约费吗?

他问着自己这些问题,但作为一个对外极其刻薄的人,他发自内心的知道这些都不是结症所在。当他在大洋彼岸,隔着12小时的时差在电视屏幕里看到了全明星上,王杰希挥着手,对镜头扯起了一丝商业化的笑容的时候……方士谦很难说自己到底想扇谁。


他曾经有个哥哥。

学习成绩好,脾气好,待他也好。经历了三年高中后顺利进入某知名高校就读电子信息专业。

方士谦与他从小肝胆相照,十几年来却免不了以“那个谁谁谁弟弟”的身份活着,以至于等到他真的进了大学、因为抑郁症和焦虑症而跳楼死了的时候,他竟然也没有非常伤心。

他刚出道时候会被人问作为治疗有没有考虑过保守一点的打法。方士谦反问他:什么叫“保守点的打法”?

他哥哥死之前,十一放假时候回过家一趟。

十七岁的方士谦在打2v2竞技场,戴着耳机,甚至没有听到来自背后关门的声响。等他一局打完,发现哥哥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你是什么啊?

“守护天使。”

哦,治疗?

“半个吧,这方面没牧师能耐。”

哦。

“但是他能cover掉很多伤害,cd掐得好的话……”

他没说下去,因为第二局已经开始了。组野队组到的是个拳法家。方士谦直接无视了队友的讯息,上来就跟拳法家一起往前冲了上去,一套CD流,把对面所有伤害都卡得死死的。虽然这队友鹰踏放慢半拍,走位也走得屎一样,但毕竟两边不对等的承伤放在那里,一场比赛不到五十秒就结束了。

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

一直到竞技场开放时间快要过完,他才因为想要上厕所而摘下了耳机。一转身——自己哥还在那里。

他说:……真好啊。

然后就走了。

方士谦不知道他说的真好是能打游戏真好还是荣耀真好,是守护天使真好还是什么真好……

但总而言之,就在那个冬天,他亲哥哥的脑浆涂在了雪里。


——现在想想,可能都有。

他那哥哥从来不是要让人替他担心的人。



它又来了。似乎是每天都有的,可是今天却像抓在心脏上。永无止境。很轻却很响。伴随着震动,很痛,很响。

是因为今天没有吃药的缘故吗?

又突然疑虑: 这究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声音吗?

然后感觉到了,衣柜侧面的眼睛。我知道它不存在,但我也知道它就在那里。先前它看着我,伸出一根细细的黑暗碾压着我的眼球,扼着我喉头的哭泣迫使我许下承诺,叫我实现实现我的梦魇……

刀突然出现在我的手里。


停歇了。突然恐惧中一切停歇了。留下我,在蠕动的黑暗里,心跳急速。没有药的身体干涸着。


没有力气够到刀,没有力气够到药。

心脏跳动着

眼睛一开一闭

心脏一开一闭

黑暗一开一闭

一起疼痛地呼吸。呼吸。呼吸。

 

紧接着——

噼里啪啦

悉悉索索

 

又来了

 

地狱伸出小手指,轻轻捻压着……



那本日记本后来被他一起丢进了焚化炉里,方士谦一页也没留。


他曾经也是会规规矩矩保护ADC的人。他知道把所有人都护着,永远成为别人的后盾,不让任何事情出差错应该是什么样子——但他拒绝成为那样的人。 

所谓“保守的打法”,究竟怎么样才算保守。

他的哥哥一直是个长辈们眼中及、极其保守的乖孩子,到头来,却谁都没护个周全。

他是方士谦,不是任何人的附属,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不需要跟谁出现在同一句句子里才能获得证明;想要的胜利是“他的”胜利,所以当他决定肝脑涂地的时候,也和其他人没有半点儿关系。他花了十几年,才终于等到云飘过去,让自己走入阳光,如今,却是叫他想起来,他是不能再走入另外一片云里的。


王杰希,微草。

何其诱惑。




他在加拿大读大学,后来又转去了美国。读完本科后大概又过了三年,又或是三年不到,硕士学位都要拿到手的时候,世邀赛终于轮到美国承办。他没回国,开车跨了一个州去看比赛。听说国内韩文清退役了,黄金一代只留下了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和两位女将,队长是张新杰,喻文州今年没来。

方士谦看了半决赛前的两场预选,看完了中国队险险出线的半决赛,终于等到了中美两国的对决。中国队在赢得了第一届世邀赛后连续两年未能夺魁,即使队中都是现在各战队的掌门和当家选手,老将们的陆续离开还是让它比起不乏新秀的美国队看上去略显乏力。和他同行的同学悄悄望他,不知道的以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眼光观察他,知道他底细的又在另一个层面对他暗自揣度。

整个比赛,方士谦始终很平静。大概因为人老了,看到失误时候也不像年轻时候那么激动,心声或是嘴上直言快语地就把“我靠”或是“傻逼”两个字说出来。对于没有中国队的比赛,即使坐在观众席上好像也总是在兴致缺缺地玩手机,不复当年热情。


决赛那晚,体育馆里人山人海。

方士谦是很早很早就定了靠前的票,却在总决赛的夜晚姗姗来迟。他到的时候,楚云秀已经下了场,孙翔正对战对面的法师,血量占优,却战况焦灼,正是兵家必争的生死关头……坐在观众席前排的人却并没有去关注全息投影,反倒是仰着头,看着计分牌。

“啊……”

他卡壳般意味不明的音节淹没在了观众如潮般的喝彩声中——孙翔成功完成了一挑二,使得擂台赛顺位第三的周泽楷全无出场机会。

“Hey,Fang!Do you know THAT guy!He's AWESOME!!!”

方士谦被强行拽回了视线,整个人还有些木木得。

“Em,not,really……”

王杰希的名字出现在团队赛的初始名单里了。

他突然有些紧张,坐在观众席上没由来地紧张。好像他还没出道时候第一次被林杰带着看比赛那样,又好像他第一次看王杰希一个人在常规赛里打擂台。


他不知道他在紧张些什么。

擂台赛和团队赛当中隔了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在此期间团队赛名单仍旧可能产生变动。

计分牌屏幕以固定频率与既定特效翻动,观众席上来来往往,不时有人抬头去看。

方士谦不一样。

他是短时间内就一连看了好几眼,低头一看发现才过了五分钟不到,于是一路跋涉到外面的走廊,意料之中地欣赏了一下大排长龙的厕所和小卖部,又沿着楼梯折返了回来。

他同学问他:你怎么那么紧张?

他从手机里抬头:“我紧张吗?”

“你一分钟内把你锁屏摁亮了三次。”


方士谦没能做出什么有效的反驳。

伴随着主持人的提示与全场灯光的转暗,大决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张新杰肯定是在的。外加苏沐橙和黄少天,剩下的那两个到底是周泽楷还是唐昊还是方锐还是孙翔方士谦记不清了……横竖,他看到王杰希从原来的首发被换成了第六人。

“妈的智障……”


王杰希也算是世邀赛的常客了。

在首次震惊世界之后,对这位“东方魔术师”的研究在国外也如火如荼地展开,每年的世邀赛上王杰希的场合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教学成果验收”。至于有没有效果……方士谦本人并不知道。他已经好多年没怎么关注荣耀圈的事情了,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推着他避着这个圈子走,但他只知道,他从来没有,也没见过谁把王杰希放在第六人——即使是王杰希自己。

方士谦根本不记得那地图叫什么了,他只知道他没见过,约莫是新的,复合地形,有山有水。张新杰给安排了一个不仅敌人看不懂,自己人也未必心知肚明的战术,一开场就让局势扑朔迷离了起来。

方士谦着急,很着急。你现在问他他不会承认,但是当时他人已经不在座位上,而是跑到看台前了。

那个方士谦记不太清,他也不熟的中国队选手好像很快就被第六人换了下去。王杰希上场,之后场上人数就开始持续递减。直到峡谷中纵横交错的吊桥开始纷纷崩落,碎屑、烟尘、火星,随着闪光、射线在两个下坠的身影中迸发——


——荣耀。


时间大概有那么停滞了一秒。然后解说的声音与全场震耳欲聋的人声几乎是同时爆发,好像在比谁叫得更响。方士谦的手抓着栏杆,旁边有脸上画着母国国旗的人在抓着他的手摇,见他麻木不仁的样子就转移了目标。

 “王杰希,出生于1999年7月6日,中国赛区第三赛季出道并任微草战队队长,带领微草战队夺得中国赛区第五、第七赛季冠军,第六、第十二赛季亚军,同时他也是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队选手。其个人身负中国赛区获得的第三赛季最佳新人,第七赛季MVP,第一届、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MVP等诸多令人惊叹的成就,并且将于本赛季退役。”


方士谦有点愣。

他不太确定到底是他听错了,还是……什么其他的。解说的声音被蒙在喧嚣背后,揉碎了掐进漫天飞舞的金银彩屑里。

场内依旧一片欢腾,有人在合影,有人在尖叫,有人在跳跃,暴吼……一切都在巨大的轰鸣与音乐声中颤动。

他站在前面,看着王杰希从比赛席里走出来。数年,这人好像就没怎么变。依旧穿着队服,远远地只能看到他手插在兜里,走过观众席时候挂着在电视里看过多次的微笑,挥了挥手。

他从方士谦面前走过,并没有看到他。又或者是看到了,而没有认出他。


他放开栏杆往回走,走得艰难,一路向着出口。人潮在往前涌,而他是唯一一股逆流。震耳欲聋的喧嚣里,一切都被人得风雨飘摇。

我是说,在那种地方,那种场合下,没有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他在最深的阴影里停下。

人头攒动,不属于他的胜利在身后闪耀着万丈星光。



他说:

“王杰希,我操你妈!!!我操你妈了戈壁你听到了没有!!!!!”


他流着泪,背着狂欢的人群,大笑不止。






> 终 <





————

这篇是《恋上月亮的人》的姊妹篇,同系列有三篇。其实写到2k多那里就该停了。后面的都是狗尾续貂,而且没写好,似乎还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样子……

这令我想起了我那篇王杰希生贺的惨案,同样也是强行硬掰。

最近真的太忙了。#你可曾见过法式蔬菜冻一般的课表#


多谢各位旁友喜欢,多谢支持,多谢鼓励。( ゚д゚)/🌟

多谢你们容忍这样低产低质的我……

建议和意见请不要大意地跟我提!!!((((;゚Д゚)))))))


评论(30)
热度(383)
  1. 耳东硬核長夜 转载了此文字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