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国家宝藏》火了一批文物。
我想,如果国宝有拟人,那“拟”的东西是“人”兴许是对的。皮肉下喇开,都是经心淌出来的血。

我有看见过网上一些画师的文物拟人。
的确好看,值得喜爱,但大多令人与其实物有割裂感。

举个例子,如果国宝有拟人,千里江山图就不应是个只着青绿颜色衣服的姣好少年。
脱下它的素袍,他的背上应该是遍布触目惊心的伤痕。那层层叠叠的褙纸,撕了又贴,贴了又撕,经了一代代人的手,就好像皮肉上的刀痕结了痂,又在风雨飘摇中开裂,再敷了膏药,再结痂,周而复始……你只看到了正面宏大壮美而精巧的千里江山,它背面层层叠叠的伤从来没有人提。

各种釉彩大瓶也不应只有炸花人眼的从头到脚的混搭。
最起码它的鞋子,得是用碎瓷堆出来的,或者用那些个被问罪的匠人的尸骨也可以。它若是个姑娘,你说她“自命不凡”也好,“眼高于顶”也好……在华美浮夸而热闹的外表下,她其实是个极为冷酷的人。

再比如越王勾践剑。作为一把君王剑来说,它其实承受了很多它的“同行”不曾受过的屈辱。在其君主在世时它陪着一起忍辱负重,后来君王殁了,它又躺在地底“洗净铅华”。它是个野心家。你得给他穿上破旧肮脏的褴褛,然后描摹他正给自己披上龙袍的样子。

还有云梦秦简……那绝对是个睡觉都要团成一团的,低于平均身高的娃。内心戏老足了,但是因为大家都按人情办事而不是按法理,所以什么都只好自己默默动笔写下来。它绝对不是个“看上去就很刚正不阿”或者是“教科书式的包公化人物”的样子,在我心目中反而可能属于“不敢正眼看人”、有自闭倾向,只跟志同道合的熟人呆在一起才会安心……的那种类型。它是个天才,它是个奇迹,但在各种意义上它都很脆弱。

……


拟人,的本质,是对某一事物的泛灵论化。
用人话来说,就是曾经人类社会认为“万物有灵”,灵魂是世间所有物体的共同属性,类似于你、你妈、你爸、你家狗、你家菜、你家地都是摸得到的实体——这样的“共同属性”,只不过人家认为这些东西不仅是可触的,还都是有灵魂的而已。
既然如此,“拟人”就应该不仅是流于表面的物什。都说“相由心生”,你要去描摹它的“形”之前何不先把它的“魂”给思忖个清楚。





一点浅见。
今天在研究院里开会,那里的人给我端了咖啡,但没给我奶精也没给我糖,导致我现在睡不着。
以上妄言,皆为笑谈。

评论(11)
热度(377)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