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Perkins/RK800-60】DEEP DOWN THE ABYSS - 深渊之下 [废稿]

* 前篇主页自己找。是写了个开头的废稿。

* 因为太忙了,导致在忙了一个礼拜的过程中想到了更好的表达立意的剧本所以这个中二的刁逼乌托邦故事我就不打算写下去了。

* 我写着玩玩儿,你们看着玩儿玩儿。就当立私设的一部分了。


————————————————



CHAPTER II:   



“您好,先生。这里是服务中心,我们接到了一通从美国本土打给您的电话,请问您是否接听?”

“是谁?”

电话那头的声音暂停了几秒。

“联邦调查局局长,先生。”

北卡罗来纳的海岸涨潮了,他想,而我依旧站在岸上。

“接过来吧。”

“好的,请稍等。”

他本不应该出去的。

即使新风系统依旧在工作,房间里依旧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尼古丁味。他就像温水里的青蛙,原本不怎么觉得,经凉水一冻,回来就被这股味道烫得头皮发麻。

这是Richard Perkins在等电话接通的那几秒想到的事情。

“喂?”

“我在。”

“你怎么在那艘船上?”

根据Richard Perkins的经验,许多人下意识地不愿意对他们的上级说出事实——而这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有理由的。他能从听筒另一头的背景里听到一个女人像是在模仿着电影里的女主角那样呼唤朋友过来看他们家的狗。

事实证明,他的上级也对他有所保留。

 “受人所邀。”

联邦调查局局长的工作远远超出能被外界显而易见的范围,也不是如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似乎完全集中在个案和抓获罪犯身上。他的本质,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组织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要重启‘六边形’的调查。”

那是很短的一句话,并不比他在说之前的那段沉默来得更长。

“我知道了。”

他终究还是没有把问题问出来,一部分是因为,作为当初负责‘六边形事件’的调查官他没有什么推脱的立场,另一方面也因为有一些顾虑他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解释清楚。

“我还有六天才能回来。”

“我也没有说要你马上着手去办。”电话另一头的人说,“我们收到了有关‘六边形’的新证据,白宫在试图阻止民主党插手调查。”

“还有两天就是平安夜了。”

“是的,Richard,正因如此,我有必要给你打个电话……”他的直属上级顿了顿,“好好享受你的假期,别在那条船上做出傻事来。”

“好。”

听到忙音之后他才挂了电话。

 

华盛顿是一个部落城市。

凯瑟琳·华伦恰恰又是一个在部落纷争中就任的总统。她永远——现在看起来也不可能会——成为所有人的首选。

“六边形”是FBI内部对于她上任之初的那个案件的代号。在距离选举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时任总统候选人凯瑟琳·华伦被指控与估值万亿的仿生科技行业龙头模控生命存在权钱交易,这暂缓了模控生命的IPO[1],却没有阻挡她迈向总统宝座的步伐。

与底特律的一堆破事一样——这也是个既急需FBI着手,又没人想接手的案件。

媒体,民众,国会,白宫,最高法……所有人都盯着这栋大楼,就连一只飞出来的苍蝇都会被抓住,然后放到聚光灯下拍特写。参与调查的所有人的通讯设备都被严格管控,直到华伦上任,而针对这个案件的调查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以一份极具模糊美的调查报告草草了结。

Perkins几十年前的法学院履历在那段时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换句话说,在底特律发生的那些破事跟“六边形”比起来根本小儿科得不值一提。

RichardPerkins一直觉得那些仿生人不明白,底特律是冰面上的碎玻璃渣,华盛顿才是那台复杂而肮脏的绞肉机,几百年以来都没洗过的那种。

事实证明,他们也的确不明白。

那些仿生人就好像拿着什么见鬼的历史剧剧本,他们看起来似乎不明白决定着他们生死存亡的不是底特律内他们肉眼可见的那个FBI,而是数亿人同时观看的电视转播,华盛顿的几双眼睛,乃至北冰洋上两艘对峙着的军舰……

华伦撑不过这个任期,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艘船上。华盛顿就是这么工作得,我有你的把柄,你有我的黑料。你不能一直演一块铁板。

——那个仿生人这么跟他说。

RichardPerkins很好奇谁设计得他的语言系统。说起来,北极的局势的确还未确定着。

他第一次在斯特拉福大厦见到RK800的时候俄美冲突才刚荣登报头不久,然后随着伊凡诺夫的表态,局势陡然升温,直至他在11月11日那个混乱的晚上在善后的途中发现了隶属底特律警署的仿生人的残骸。

之后,是一些监督性质的工作。他到达模控生命总部的时候卡姆斯基已经接手,武装警察像好莱坞红毯两边的狗仔一样荷枪实弹地护送着他走进大楼。那里,成批成批未被激活的RK800机型被销毁,而国务院订购的RK900原型机则穿着黑白的制服站在一边的玻璃柜里。

伊利亚·卡姆斯基和他说RK800起到的本身就是个数据采集器的作用。“我们从他们身上发现问题,然后改进。”他看着那些价值不菲的仿生人一个个走进回收器里,波澜不惊,像是看见绑成捆的钞票被拆散开来。“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模控生命会受到一些阻碍。不过就像这个短暂出现过的机型一样,不能说我们不重视它,只不过在二十万面前,几百是个小数目。”

然后,调查官回到了华盛顿。

北极圈周围的美利坚盟友开始陆续向俄国施压,使得两边原本近乎毕露的锋芒一瞬间又收了回去。双方来到谈判桌上,按部就班地讨价还价,联合国进行着他们在拖延意义之外,冗长而无用的调停。

此时此刻,美国海军的舰船还漂泊在刺骨的北冰洋上。

一切船外的东西都影响着船上,就好像底特律“孤岛围城”的时候,一切城外的东西都影响着城内一样。

 

 

 

[任何企图干扰决斗的个体都将被永久驱逐。]

[Anyindividual attempting to interfere with the duel will be permanently expelled.]

 

 

 

灯火辉煌。RichardPerkins再一次穿着一身西装站在这个舞厅里的时候,这里依旧是熙熙攘攘。他再也受不了那使得他看上去应侍生一样的领结了。FBI特级调查官套着西服外套,敞着衬衫领子,带着一身烟味就这样晃到了舞厅里,从而使得不少人朝这个角落看了过来。

“我以为你不会来。”

“和你无关。”

他从路过的侍者手头的托盘上顺手拿过了一支香槟。

“和我有关——如果你的确开始介意‘游戏’的话。”

仿生人的脸上似乎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的确,从某种意义上来讲FBI的调查官的确是屈服了,但这个屈服的理由和面前的仿生人绝对没有一美分的关系。

“别太高看你自己了。你只不过是被圈养在这里的一条野狗。”

他抿了一口酒,不动声色地对说着,只垂眼看着笛形杯里上涌的气泡。RK800看着他的侧脸,顿了顿。

“你我是这条船上为数不多确切知道底特律发生了什么的人。”

在提到“底特律”这个词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响了几分,周围似乎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在说什么,不过这也没能让Perkins微摇杯子的手停顿哪怕一秒。

“你真是个可怜的废物。”他说,“看见我就像是看到了为数不多能抓的稻草。你以为发生在底特律的事情很重要?人类把事情翻篇的速度超乎你的想象。”

“我是你报告中的漏洞,Richard。”

“那你就应该知道没人比我更想让你死。”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把尚未喝完的酒杯塞进了仿生人的手里,拍了拍他的肩,带着一身烟味走向了拥挤的人群。

 


[1] IPO:首次公开募股是指一家企业或公司第一次将它的股份向公众出售。





—————— Project  Suspended ——————

评论
热度(66)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