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阅读理解】《毒液:致命守护者》:如果我不用QQ你还会爱我吗?


《毒液》是一部非常“奇怪”而又尴尬的片子。

它讲述了一个失业的调查记者被有意识的外星生物寄生之后,两个Loser一起在地球上虐菜的故事。

漫威十年至今,你一拍脑袋已经很难找到什么与漫威宇宙完全独立的电影了,更何况在超级英雄世界这种活得特憋屈的主角我们也见多了,什么前任扒手能变大变小变漂亮啦,摩托车手变成骷髅头啦,招飞体检过不了的人变成了36D的某某队长啦,这片充满“美国梦”的神奇大陆上就连养个小乌龟它们最后都能变成忍者……

可偏偏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毒液:致命守护者》(下文简称《毒液》)横空出世。

 

如果你本来就对这些商业片兴趣不大,可还是耐不住朋友圈天天有人在那里晒电影票啊,对着一部纯商业片发一点没什么用的感想啊……那请允许我先来给你报个剧情流水账,让在座的诸位出门有逼可吹,也好给你省个票钱。

(事无巨细,看完能直接上朋友圈假装看过。以下内容,不想被剧透建议跳过不看。)


       点击此处,激情剧透    
  



 

我说《毒液》是一部非常“奇怪”而又尴尬的片子并不是因为我是个“拉艺术片、踩商业片”的人。

就好像我在我之前的影评里提到过的那样,电影和任何市场上流通的商品一样也有自己的受众,有些受众面窄,有些受众面广。

对于一部商业片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它的拍摄手法有多高超,起承转合有多精妙,而是它要足够“有趣”,再简单粗暴一点——足够“爽”。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好莱坞模式”。

经典的好莱坞模式剧本基本上包括以下几个元素:至少两拨人马的明显矛盾点与冲突,主角身上的一个明显的变化/转折,在特定时间限制内迫切需要解决的危机,以及一个暗含的、代表着内核的道德前提

除此之外,再加上讨喜的主角,炫酷的特技或是抓人眼球的音画,从而构成了一部好莱坞流水线大作。

 

《毒液》之所以“奇怪”,是因为作为一部标准的、漫威衍生超级英雄商业片,无论你怎么说它“反英雄”也好“独立于漫威宇宙”也好……它就应该是那种非常“好莱坞”的商业片。




可是我上述所说的那些,《毒液》都缺斤少两。

作为一部独立于漫威宇宙的电影,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可以与他同条件下比较的电影了。但或许我们可以回到2008年,漫威影业的处女作《钢铁侠》刚问世,“漫威宇宙”尚未板上钉钉开天辟地的时候——无论在剧情上还是风评上,《毒液》都难以与《钢铁侠》一较高下。

 

【两拨人马的矛盾点】


《钢铁侠》:有个叫俄巴迪亚·斯坦的人觊觎史塔克的财富多时,于是不仅在史塔克军火公司里大兴波澜,还与恐怖分子头目秘密交易,绑架了史塔克。他的存在,直接威胁到了男主角托尼·史塔克的生命,并导致史塔克必须要依靠外部插件核聚变反应堆才能维持生命。


《毒液》:大魔王从外星偷渡了外星共生体回来,一共有四个,飞机着陆时候跑了一个,其中一个寄生到了男主角身上,剩下两个被他自己养死了,所以他要把男主找回来继续培养他、观察他,好做研究。

这个矛盾之后变化成了——我要让外星人殖民地球,可是男主角不让,所以我要搞他。

可说到底,这些个矛盾都是本来就可以避免的。

在一开始,大魔王和男主角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冲突。大魔王想要男主角身上的寄生体,男主角也难受得要命。

明明是可以一开始语重心长和男主角去个电话,和他说:“唉呀,小布啊,之前采访的事儿一码归一码。你大兄弟我,现在知道你被神奇的东西上了身,你身上那仙家鄙人还是略有研究的,您要不搁咱公司喝杯茶啊?”就能把人弄过来的事情,非要一而再再而三派机动队出去抓人。这可不就把本来无伤大雅的别人对你的好恶矛盾上升到人身威胁层面了吗?

你抓人也就算了,你们搞科研的不是都已经知道4000Hz-6000Hz的声波对寄生体威胁很大么?漫威对付浩克都知道用音波大炮,轮到毒液,明明搞个无人机过去挂俩低音炮给他放黑色重金属就能搞定的事情,非要子弹、烟雾弹、闪光弹几次三番地上,次次失败,屡教不改。非要拖到矛盾进一步升级的时候,看着大魔王“哇,你炸了”才满意。





【主角身上的明显变化】


    《钢铁侠》:托尼·史塔克本是一个纨绔子弟,他信仰科学与发战争财。在与恐怖分子的火拼当中,与他一起受俘的一位博士为史塔克争取时间不幸身亡,但却使逃脱的托尼改变了自己的以制造军火拯救世界的想法。他逐渐放下孤傲,走出自己的小世界,拯救那些身处险境的人们,开始信任同伴,拥有爱人,并在最后当着全世界的面坦言自己是钢铁侠。

    

 

《毒液》:男主角布洛克自己作死导致原本完满的恋情毁于一旦。他尝试与前女友道歉并请求复合,对方接受了道歉,拒绝了剩下的部分。在大决战结束之后,他又尝试跟前女友暗送秋波,被婉拒了。

于是男主角……

——开心地和自己身上的外星寄生体过日子去了。=)

(《毒液:最爱你的人是我》)

 




 

【特定时间内需要解决的危机】


    《钢铁侠》:逃离恐怖组织→挫败反派阴谋→和反派做个了结


    《毒液》:妈呀!有人追杀我!→妈呀!有人追杀我!→妈呀!有人……哎呀我去!地球要被外星寄生虫殖民了!

 



 

【暗含的道德前提】


    《钢铁侠》:知人间苦,识人间恶,方知狗命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


    《毒液》:(可能是,追不到的女朋友就别追了吧。和寄生体过一辈子不是很好吗?=)

 





 

除此之外,《毒液》作为商业片的节奏也很有问题。

一方面,它欠缺“悬念”,即让人能够看下去的动力。这样的“悬念”在《钢铁侠》开头是“谁绑架了托尼·史塔克?”,之后变成了“钢铁侠能否战胜反派?”,在《无双》开头是“李问会不会原地便当?假钞团伙会不会被抓?”,之后变成了“邓复生到底是谁?李问到底什么情况?”——甚至,我们不打架,我们谈恋爱——《画皮》开头的悬念是“他们发现了小唯是妖以后会怎么做?小唯会不会被寒冰地狱抓进去?”,之后变成了“陈坤究竟会选择谁?”……

可这玩意儿,《毒液》没有。

即使以好莱坞的标准,《毒液》也是一部缺斤少两的流水线产品。

钢铁侠“逃出恐怖谷”以后要去干嘛?当然是去追查是谁策划绑架的自己,是谁要置我于死地。另一方面,反派呢?当然是不能放过他啦,我可是要接手史塔克企业的男人!

而在《毒液》里,我完全没有办法设身处地地去想,主人公接下来要去干啥?它的主人公做事动机不足,要么是怀着一腔失业的怨气在旧金山行走,要么是身体力行证实“我是如何用失败的企业管理把自己的龙头企业整垮的”。

不仅如此,主人公与外星寄生物合体前后,也没有什么心理波动或是内心挣扎,男主角就发了个高烧且食欲旺盛,之后就没事儿人一样迅速入戏,大魔王则更优秀——一点排斥反应都没有,和外星寄生虫亲切得好像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连体婴。

打斗的过程更是行云流水。一个个文明社会人在知道自己的寄生体吃了人头以后都没事人一样,都不装作自己想要呕吐的样子。其中男主角在被附身之后不但不矫情,反而是迅速地接受了自己被寄生虫上身的事实,等到最后在对血肉之躯的大魔王下狠手的时候连眉头都懒得皱一下了。律师女也一样,突然接手一个外形寄生体上自己的身都如鱼得水。

我不知道在影片开头半小时里那些没能和寄生体成功结合的流浪汉看到这些“高端人口”一结合一个准,对于他们自己的“牺牲”又该作何心情。

 




 

另一方面,《毒液》的节奏也过于拖沓。我在上面那事无巨细的流水账剧透标黑的三句话分别代表了:

  1. 【剧情进度:57%】“毒液”的人设正式确立并向观众介绍;

  2. 【剧情进度:68%】“毒液”确切地显露出了“人性化”的一面(即干涉/帮助/鼓励男主角对律师女的感情问题),满足一个“能够被观众喜欢上的主角”的标准;

  3. 【剧情进度:83%】大魔王开始认真搞事。

 

(在这里,剧情进度的算法是【到该信息为止的累计字数/剧透总字数 * 100%】。剧透中包含吐槽,但介于该剧透是事无巨细的写法,没有写到的内容基本不是考点,且没有一段吐槽超过100字,所以该误差忽略不计。)

 

这对于一部商业片来说是极其致命的问题。

如果说文艺片是你去参加作文比赛时候写的文章,那商业片就是应试作文。尤其是在好莱坞这样一个“高考工厂”,大家对于如何写出一类卷的套路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你去问“好莱坞高中”的任何一位老师,大家随口都能给你背几个满分作文模板出来。

可我们家《毒液》这娃呀,也不知道脑子不好使还是怎么着——一篇800字的高考作文,愣是喜欢写到400字才开始讲第一个论点,纵使你之后400字里大鹏展翅,以春秋之笔法,谱万世之文章——大部分老师在前300字以内就给你判三类卷了。

 




综上所述,在走出电影院之后的几小时之内,我一度怀疑这是否是因为该片在进入中国市场的过程中经历了不可描述也一言难尽的“阉割”。直到我的朋友告诉我——没有,外国放的版本和中国一样,本来就是PG-13的片子,否则也不可能在中国过审。

我才不得不接受《毒液》真的成为了漫威影业滑铁卢的事实。

 

而仅是如此,只能让《毒液》变成一部“奇怪”,或者说难听一点——不是很合格的商业片。

但《毒液》显然不满足于此。

还记得在观影厅里,当所有人看到联系博士女的男主角拿出了手机,用QQ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约见面的时候,几乎所有观众都发出了一丝轻微的笑声,场内一瞬间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毒液》为何不仅“奇怪”,还显得有一丝“尴尬”?在片头出现的某家企业需要背大部分的锅。

 





 

 

腾讯影业作为《毒液》的联合出品方,据称肩负起了该片1/3的投资,并且还负责中国大陆的发行工作。

而在中国大陆之外,从10月就开始上映的《毒液》在国外获得的几乎都是负面评价:

 

共有281家媒体在烂番茄上给出81鲜200烂的评价,平均分4.3,新鲜度仅为29%; MetaCritic评分33(满分100);IGN评分4.0。

剧情方面,《TheFilm Stage》认为用“有点混乱”来概括都算客气了,演员们似乎不是在演同一部电影,断裂感随处可见;

Uproxx》编辑辛辣吐槽,全片就是毒液在不断和埃迪念叨“我饿了,埃迪”、“我想吃个脑子,埃迪”、“埃迪,你真是个loser”、“埃迪,你真没种”。 

风格方面,从项目筹备时盛传的R级到如今的PG-13,不少人认为这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毒液,《纽约邮报》和《滚石》杂志觉得不够“毒”,“不过是区区氰化物”,而非值得影迷期待的“在灵魂深处的黑暗中炸响的霹雳”;

《石板》杂志则称,该片给人的观感,像是导演鲁本·弗雷斯彻同时在拍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结果到最后还没想好要选哪种风格。

这时候,饰演男主角的汤姆·哈迪成了最后一块遮羞布,《JoBlo》直言汤老湿的表现“非常了不起”,《福布斯》杂志把他视为“《加勒比海盗》中的约翰尼·德普”,《影迷》认为该片没了汤老湿将一无是处。



 

《毒液》在国外市场风评被害,但在国内,刚上映就完全是另外一副光景。

我们姑且不谈大红大紫的“火箭少女”给《毒液》唱了个也不知道谁推广谁的推广曲,整件事情的画风延续了去年在上海迪士尼发生的“钢铁侠麻烦往边上站站”的套路,从头到尾透露着一股魔幻公关的气息。

在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明星引流之外,在百度百科里搜索“毒液”,不用动一下鼠标,你看到的内容就是这样的:

 

 



在百度里搜索“毒液”,你将会获得的结果是这样的:

 


 

哇!真是不看都不行欸!可是票钱已经付了的我又能说什么呢,当然是觉得鹅厂好棒棒咯。至少你们在“大张旗鼓”这一点上做得真的达到“声势浩大”应该有的效果了欸!

 

 

与此同时,你也不得不承认,有官方的内地推广和没有官方的内地推广,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08年的《钢铁侠》制作成本1.4亿美元,票房以5.8亿收官,参考美国劳工局的通货膨胀率折合到今年应该在6.8亿左右。而《毒液》的制作成本在今天只有1个亿,折合到08年只有8千5百万美元,却愣是在大陆上映的首日就获得了接近2.5亿的票房,资本运作的力量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我们做观众的唏嘘一下,但这对于腾讯影业来说,却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历史已经证明了好莱坞在中国市场有着极其稳定的影响力,但好莱坞却极度缺乏中国资本的身影。

对比中韩合资,中日合资,尤其是在与《你好,之华》同期上映的前提下——从舆论说要被砍,到欧美风评被害,一直到鹅厂控评——由《毒液》体现出的中国与好莱坞的合作未免显得有些艰难和尴尬。

我们也见过不少中国与好莱坞合作的案例,近期比较叫得出名字的或许就是《长城》,演员阵容强大,可惜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令投资方亏得血本无归。

腾讯影业的这一次动作,代表着中国资本对外的一种尝试。

这同样也解释了为什么制作方不仅选择了“毒液”,还在《蜘蛛侠系列》中“毒液”剧情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从而使得那个从某个塔顶主动离开了蜘蛛侠,掉下去以后再未出现过的,甚至有点被人遗忘的“非典型性反派”,从此变得和蜘蛛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毒液》就像是从母体上被切下来的一颗肿瘤。无论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横竖它现在已经被切下来还做成了标本与大体老师平起平坐。

这降低了《毒液》这部片子对于漫威影业的投资风险,但同时也直接影响到了《毒液》的剧情。

对于漫威影业来说,现在这样,即使《毒液》糊了,也并不影响漫威宇宙本身以及其它更为吸金的故事线,可谓是把这坨黑麻麻的胶质从垃圾堆里捡了出来,并把它变成了一块有那么点价值的“试金石”。

而对于腾讯影业来说,这相当于是他们进入好莱坞的一块敲门砖。《毒液》将证明它们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并直接反应出它们的资本运作与公关运作能力。

对于索尼来说,问题就变得更简单了一点——它们之前就负责过《蜘蛛侠》系列,接触过《终结者》、《生化危机》、《007》这些特别典型的商业片,中国资本背着中国市场的锅主动要求加入战局,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总而言之,无论是“时”还是“势”,腾讯影业借《毒液》这块敲门砖叩开好莱坞大门已经是势在必行。

无论是《毒液》过审,还是你现在看到的《毒液》剧情,《毒液》的大陆宣传,甚至是在它下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风评——都几乎可以断言是资本运作的结果。

因为需要“止损”,所以显得“奇怪”;因为“不容有失”,所以不得不“尴尬”一点。

你认真想想,在此之前好像真的很少有哪一部中国资本与好莱坞合资的电影,没有烂到让你作呕,但又能让你叫得出它的名字。

 

 

 

 

 




评论(26)
热度(700)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