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王高】星星牌下的诅咒 <00>

之前那个企划由于我进入了为期一个半月的期末考季所以又双叒鸽了。

因为本来约的不是王高主催要求临时改了,结果尝试了一下发现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截止线前写完。所以写了一万多就咕咕咕了。

反正写不完了。放两段出来爽爽。



——————————



与自己拿着报名表就去微草报名的王杰希不同,高英杰在好几年间都错误地以为自己被招募进微草的经历才是俱乐部主流的招人方法。

他母亲在他中考的时候找人帮他算命,说他是金命,命里缺木,所以即使是出去旅游也会亲那些有树木花草的地方。算命先生说:这孩子命好,日后虽然会碰到些阻碍,但自有贵人相助,是有福之人。日常啊桌子上多摆放些花花草草,有事没事多去公园里走走,补补甲木之气。

高英杰说:嗯。

然后中考完的那个暑假,在家里打了两个月的游戏。


虽然没有出门走动,但他还是听了长辈们的话,给自己补了补“甲木之气”。

他选了个叫“魔道学者”的职业,骑着扫把,每次打装备的时候都要去地图的各处森林里搜各种各样带着不同属性的树枝。他还加了个工会,叫“中草堂”——纯粹因为他觉得大家的名字都是中药名很有意思,而且在他们服那也算是个有俱乐部挂靠的排名前三的大工会。

他不怎么会说话,刚进工会也不怎么认识人。一个人熬夜花大力气肝了改名卡出来,结果发现“板蓝根”这个名字已经被人占掉了。


星垂平野:新人求问公会里还有什么名字可以用?


高英杰鼓足了勇气在工会的QQ群里打了一句,很快就被讨论装备的聊天内容给刷得不见踪影。


当归:你是不是上星期抢Boss时候五队的那个魔道?


罂粟:新人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呀?OwO


徐长卿:男的吧。


白花蛇草:卧槽?!那个半身橙的?!


高英杰原本是有点害怕的。他怕没有人回答他,显得自己很蠢。他没有想到的是,近千人的群里不仅有人理他,还有人认识他。在跟公屏上的人对上暗号之后,很快,他就收到了来自小姐姐们络绎不绝的提议。

他很快就选好了——茱萸。


雄黄:这个重阳气氛很浓啊。


艾草:端午组发来贺电。


箬竹叶:所以为什么选这个!我们端午组的紫苏不好吗!多英气的名字啊!QAQ


菖蒲:摸摸箬竹~


星垂平野:不好意思。


星垂平野:大家起的名字我都很喜欢


星垂平野:但我妈说我命里缺木


星垂平野:所以我就挑了草字头最多的那个。



工会群静默了一秒,开始爆笑。


无论如何,高英杰正式成为了中草堂的一员。他自己都没算过,或许也没有注意到他蹿得有多快。几次野图战的惊人表现使得他很快就跻身三队,会长希望让他管理一个小队,高英杰十分抱歉地拒绝,并坦言自己还只是个高中生,还要上学,实在没办法肩负起这样的职责,他只是很喜欢这种在团队中,跟大家一起夺得胜利的感觉而已。


这样自由散漫而又令他乐在其中的日子,终止于期中考前。会长车前子来加他好友,旁敲侧击七拐八绕聊了好久,问他有没有去哪个俱乐部参加参加试训的打算。


茱萸:啊哈哈,俱乐部都很厉害的。我这样的水平不行的。


他不知道的是,那时候“很厉害”的一员——王杰希同志——就在中草堂会长背后站着。他这句回复一跳出来,车前子整个人都头皮发麻。虽然他知道王队长不是说这种话的人,但脑海中依旧出现了一个韩文清似的语气,对他说:你们工会工作都怎么做得?


车前子:不要妄自菲薄嘛。我们不少人都觉得你很厉害,这事儿还是天南星跟我提的。


——都是狗屁。

作为微草直属的工会会长,车前子天生就会对魔道学者这个职业多一份关注。偏偏也因为是微草直属,公会里魔道学者特别多——他,根本看不过来。


车前子:我看你对荣耀联赛也有所了解。不仅是在各大工会,你看整个联盟魔道学者玩得好的也屈指可数。


车前子:微草俱乐部的试训了解一下。✧◝(o▿O)◜✧直荐。


魔道学者是个可输出可辅助、自由度极大的职业。

——这是官方网站上的介绍。

换言之:输出不如拳法剑客,控也控不过阵鬼法师。虽然工会之间打起架来,中草堂也不会处于明显的劣势,但每次团战过后输出统计拉出来,排在前头的却鲜少有魔道学者们的名字。

高英杰都不知道他第一次参加抢野图Boss的团战之后,工会管理层有多惊讶。一个陌生的名字像刺一样硬生生插在输出帮上管理层阶级的中间,后头排着一溜小队队长,在一堆全橙大佬里挂着半身橙装宛若衣衫褴褛。那时候他的入会申请刚过审,但还没加群。车前子默默在各个群里把“星垂平野”的名字搜遍了都没找到这个人。


茱萸:我


茱萸:考虑一下……


茱萸:[瑟瑟发抖.jpg]毕竟我还要上学。


车前子:好。


他把聊天窗口关掉,王不留行的桌面瞬间披露在眼前。魔道学者深蓝色的斗篷飞扬在屏幕里,光滑的表面映出了王杰希挑起的一边眉毛和不置可否的脸。


“他真觉得试训和上学能同时进行?”

车前子笑了笑,觉得整件事已经凉了半截。

“他……真的是个很单纯的孩子。”

车前子这么说着,心下能做的也只是叹口气。他觉得屏幕另一边的孩子可能压根不知道这根橄榄枝有多金贵。

随着电竞产业和游戏行业在中国日渐成熟,现如今,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之间的差距也被拉到了几乎可以说是“遥不可及”的程度。作为这个行业的一线从业人员,车前子即使只是站在门口眺望他也比那些隔着一条街看热闹的了解得多得多。

如果非要给这种转变找一个时间节点的话,可能是第四赛季——那个异变发生的地方现在在某些场合被称作“青岛电子竞技第一实验室”,具体指代霸图俱乐部科技部。那一年,霸图拔得头筹,新人张新杰风头无二。这位新晋红人是个既讲究科学又讲究程序正义的人,恰巧他的队长韩文清是个既讲道理又雷厉风行的人。

霸图战队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联盟选手也可以以一己之力改变整个行业游戏规则。一切从张新杰开始给技术部提要求开始:很快,霸图技术部有了个专门搞数据的小组,有了基于前者进行数据分析与建模的工作组……由于张新杰的想法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多,这个队伍不断壮大,以至于在霸图夺冠后他们进行了一次内部改组,完全颠覆了传统意义上俱乐部技术部的工作模式,几乎是在以互联网公司的样子做战队的技术研发。等到第五赛季开始时,别的俱乐部惊讶地发现,霸图作为一个电竞俱乐部,竟然开始招数学系和物理系的了?!这才惊觉并叹为观止了起来。

在此之后,各大俱乐部纷纷效仿将大数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产业内普及,虽然这样的“数据主义”在之后的几年内遭遇了“魔术师”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的接连打脸,但等到轮回展露头角的时候,各大战队通过大数据分析开发战队队员基础训练并将大数据应用于比赛分析的模式,已经相当成熟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是不可能出现返祖的进化。

在联盟整体水平都被由大数据分析开发出的“套路训练”抬高了一个档次之后,仅仅通过天赋迈上职业的道路对于普通游戏玩家来说,可以说已经是望尘莫及。虽然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天才,他身后就站着一个,但微草遇上了一个,还能不能再撞一次大运……

最起码,在车前子看来,这个人不像是高英杰。


“下次他跟你们打团战的时候叫我。”王杰希看了眼手机,好像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跟车前子这么说了一句就走了,后者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是下意识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头皮又陡然麻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


这年头,谁还在网游里挖人啊……

车前子坐回了座位上。打开了技术部发来的Excel看了一眼,又关掉,打开了游戏。


都说“钩直饵咸,愿者上钩”,从网游里挖人是联盟初创时候俱乐部干的事,放到现在不仅是吃力不讨好,而且投入时间和有效信息产出不成正比。车前子在微草工作了三年多了,也幸亏三年,只碰上了这么一次。他想着不苟言笑的王队长,想着那来无影去无踪、动不动话说到一半就下线的小魔道,心里好像有个小人,被这一硬一软的两位夹在中间风雨飘摇,只能发出个碎碎念的声音说:别吧,别吧。再来个两次,我老命都快没了。







评论
热度(69)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