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与仿生人共事的二三事 01

康纳和我们一起负责的第一个案子是“圣诞老人”——这并不是我们给犯罪嫌疑人的代号,而是媒体给他起的。第一桩案件发生在38年的12月24日晚,上百个家庭的圣诞树装饰物都化作了小型炸弹,从而使得刚从底特律阴云下走出来的半个美国再次陷入恐慌。


那时候康纳还没有加入我们的调查组,但是仿生人成为嫌疑犯的可能性很快被摆上了桌面。


“那些彩球供应商的商场里几乎没有什么活人。”


“根据我们在底特律的经验,那现在大概有四家装满了异常仿生人的工厂。”


“只有四家?”


“主要来源于那四家。”


马克回答组长。


“不排除有一个或是几个异常仿生人蒙骗着剩下的大多数。”


“动机呢?大多数异常仿生人拥有的只是应激反应,就算他们要享受那种——杀人的快感,他们也要跑到外面的世界去看。”


“哈特广场那些有组织的仿生人,那是应激反应吗?”


我话刚说完,只看见马克那张可爱的小白脸上大大的眼睛往佩金斯那儿瞟了瞟。


“呃……要是把异常仿生人的可能性考虑进去……这就很麻烦了。”站在一旁的贾克斯推了推他那双至少有半公分厚的眼镜片,“并且我们需要一个技术顾问。”


我看了站在一边的佩金斯队长一眼。


“那就去找一个。”


他大步流星地跨出解剖室的大门,又突然停了下来。


“去‘疯人院’找个能用的仿生人。”


“谁?”


我们这些被留在原地的人相望了两眼,但佩金斯队长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谁提的问题,谁去处理。”


马克愉快地哼着小曲飞一样地走远,贾克斯则戴上了他的面罩,和剪刀手爱德华一样,开始对着他可爱的尸体们张牙舞爪。




“进行得怎么样了?”

“供应商的信息筛得差不多了。”

“那最好了,明天跟我去一趟乐购那里。”

“怎么?你一个人去不了?”

想起了刚才在“疯人院”提的那个仿生人,喜欢成人之美的波林娜·奥特洛夫斯基提了提自己的面皮,对马克露出了一个我自己都知道很丑陋的微笑。

“有你在,会显得我格外温柔。”

小白脸低下头,打着他的键盘。

“是啊,温柔的你今天怎么帮队长选仿生人的?让他们一个个排队跟你练散打?”

“我挑了十个出来让他们互砍,然后选了最后活下来的那个。”

马克的手悬在键盘上方,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这真纳粹。”


“仿生人除了能不能操的区别,不就只有能不能打的区别了么?”


就在这时,那名仿生人突然不声不响地出现了。


“奥特洛夫斯基小姐。”


——当然,是等到他出声我才反应了过来。


我转过身,刚才我们正在议论着的仿生人正站在我身后。


“什么事?”


“我来拿之前没做完的信息采集归档的资料。”


我往边上站了一步,好让他能毫无阻碍地走到马克的工作台前。我们可爱的小白脸面对他的新“伙伴”显然有一些不知所措。等他目送着康纳走了,他才转过头问我。


“这就是你从‘疯人院’提出来的人?”


“很异常是不是?”


“不,他看上去一点都不能打。”


“我是得告诉你,佩金斯不喜欢他。”


“那是你的问题。”


“他叫我找个能用的仿生人,又没叫我找个讨他喜欢的仿生人。”


我把喝完咖啡的纸杯子往他的垃圾桶里一丢,就离开了马克的“刻薄半径”。




的确,作为一个异常仿生人来说,康纳的确不太合格。即使以正常仿生人的标准来说,他也太过循规蹈矩。


贾克斯问我:“你觉得人类中是否注定会出现神经病?”


“疯癫是人类的诅咒。”


“那异常仿生人中也注定会有一些脑子不正常的。”


我觉得贾克斯说得有道理。可能异常仿生人中就是有一些以为自己是正常人,就好像有些人类精神病也不怎么想当人。


现在,突破了种族界限,疯癫和疯人已经变成了重大现象,其意义暧昧纷杂:既是威胁又是嘲弄对象,既是尘世无理性的晕狂,又是人们可怜的笑柄。




“圣诞老人”的案子一直到次年夏天才结案。


在此之前他打造了许多“爆点”——弗吉尼亚的蜡烛,拉斯维加斯的荧光棒,以及最后发生在华盛顿医院的事情。





评论(2)
热度(234)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