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阴阳师】月如钩B—旧江山04

大妖怪们反穿越21世纪的故事。

 

全文分两部分——A卷《水风轻》(cp荒天),B卷《旧江山》(cp酒茨)

 

两部分交替更新,时间线共用一条。

 

有不参与言情故事线的原创角色,前期引入部分并不是非常“同人”,写原创角色偏多。请慎入。

 

其它cp:阎判,黑白骨科

 

章节中不出现的Cp不会打Tag以免有欺诈嫌疑。

 

 

 

——目录——

A01

B02

A03

——正文如下——

 


 

传说中,酒吞童子最擅长的,就是化为俊美的少年来勾引女性。得手之后就吃她们的肉,饮她们的血,对于长得美貌的女子,则囚于寨中,或是当做奴役使唤。

 

“喂,我说鬼王——你知不知道这么些年人们是怎么说你的啊?”

 

“不想知道。”

大江山的鬼王一头招摇的红发坐在荧光绿的敞篷车里,马尾在引擎的轰鸣声与迎面而来的疾风中四散。

 

“他们说你勾引女人,然后吃她们的肉,喝她们的血……”

 

“嘁……”

 

阪口花音不禁侧目,看到鬼王依旧把握着酒瓶的手半晃在窗外,百无聊赖地看着千篇一律掠过的树林。

 

“然后抓到好看的呢,就放到家里当压寨老婆,或者是打发当下人……”

 

“啊,还说你在山上建了个铁做得房子,叫铁殿来着……还有啊……”

 

“只有这个是真的。”

 

阪口花音不禁笑出了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啊哈哈哈哈,你真的抓小姑娘当压寨老婆?”

 

“我是说铁殿!”

即使鬼王戴着墨镜,花音依旧觉得有一阵杀气袭来。她甚至都能想象到墨镜背后那不耐烦的神情。

 

花音笑得更夸张了。

 

“你特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吗,谁会拿铁造房子啊,不冷吗?又冷又丑。”

 

鬼王——

哦不,是铁王顿了顿,几秒内没有说话。

 

“我不拿铁封起来——你现在看到的大江山上立着的,就会是一座金殿了。”

 

花音瞪大了眼睛,墨镜不自觉地滑落了下来。

 

“你……你的意思是——金子做得?”

酒吞并没有回答她。

 

“呵——”

花音忍不住笑了。

“谁给你出得馊主意啊?我真想好好见见这位仁兄。”

 

她看了看副驾驶上的人,后者却没有任何回应。

 

风依旧呼啸着,还有两公里不到。

 

“……一个友人……”

 

花音猛地转头,好像她听漏了什么一样。

风跟酒一样烈,而那句话却如叹息一样轻。

 

“你刚才说什么?”

 

副驾驶上的人仰头,尽了酒瓶中的最后一滴酒,酒瓶随风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窗外。

 

“我说——大江山到了。”

 

 

4.1

 

 

“你倒是走啊。这里可是你的地盘啊老大,难不成你还指望我给你带路吗?”

 

行至山中,红发的西装男人,背着他的大酒葫芦,却没有再往前走的意思。这大江山虽不高,可是穿着单鞋爬了一路,阪口的脚早就痛得不行了。

 

“这上面的神社里有什么?”

 

花音听到他这个问题后愣了愣。

“——下面埋着你的头啊!”

 

“没有。”

 

没想到这一次,大妖怪到回答得很是干脆。

又停顿了数秒,酒吞便迈开了腿继续往上走。

 

已是入了秋的时节。

大江山上的森林却并未有“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势头,反倒如盛夏一般,是连绵的阴翳,只是颜色深了不少,风来时也只闻细微的树叶触地的声音。

 

站在神社门口时,又是金色的余晖烧着紫红的彩霞,洋洋洒洒地泼在了开字山门的后头。

花音抬头看了看,环顾四周。星散的游人踏着闲散的步伐,向着下山的地方,与他们纷纷擦肩而过。

 

大妖怪未曾停下过步子,不像她,似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一般原地站着,只是看着前面那个人越走越远。

 

总是这样,一个一个。

 

她定了定神,加快脚步跟上了那个引人侧目的背着酒葫芦的男人。

 

越往庭中走,人烟愈是稀少。等她追上酒吞时,大妖怪正站在庭中的一棵大枫树下。

 

那真的是好大的一棵枫树——

 

火红的叶子亭亭如盖,层层叠叠地伸展开,如血浸染丝绸一般延伸开,遮盖了四四方方的天空。

 

“你要找的人在这里?”

 

“不在。”

 

“那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酒吞童子并没有理睬她,只是取下了背上的酒葫芦,只消他一动念,酒葫芦便“唰”地张开了嘴。

花音看着大妖怪的黑色指甲如裁纸刀一般轻而易举地划开了他的左手腕,暗红色的血如开流的泉水一般如注地滴下,一丝不落地流入了酒葫芦的血盆大口中。

 

或许是血流尽了,也或许是伤口愈合了,忽地,酒葫芦合上了嘴,待花音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看酒吞童子的手腕,哪里还有伤口的痕迹。

 

“……我建议你退后一点。”

 

花音退后了两步,但眼睛牢牢地锁定在了枫树下的男人身上。

只见他拿着酒葫芦,手臂微倾,火玛瑙颜色的琼浆玉液便源源不断地从葫芦嘴中流出。酒液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土地上,很快就渗了下去。不出数秒,原本茂盛的杂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去,焦黑的尸体在火红的枫树下倒成一片,可酒吞童子似乎并没有停手的意思。

 

“什么声音?”

 

花音四下搜寻了一番,才发现发出那阵“咯啦啦”声响的,是青石板地面上散落的石子。随之而来的,则是颤动——大地的颤动。

 

地震?

 

地震了!

 

又地震了?!

 

阪口花音来不及看热闹,以一个日本公民应有的最快的速度躲进了离她最近的房间的角落。然而很快,震动就停止了。

 

“女人,你还走不走?”

 

穿西装的红发男人不耐烦地从门边探进半个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正双手抱头窝在角落的她一个战栗。

阪口翻了个白眼,迅速爬了起来,走到门口却发现酒吞童子的手中还提着个什么东西。她差点以为庭院的地面上流了一地的血,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先前树上血红的枫叶此刻竟铺满了地面。

 

“这是什么?”

花音好奇地弯下腰,却还是看不清他手里拎着的东西的全貌。

 

酒吞童子抬了抬手她才看清——

 

那是个女人的人头,无比鲜活。

 

 

 

 

一进家门,花音连鞋都来不及换,顾不得脚上的疼痛“蹬蹬蹬”地就往楼上跑去。

 

“你!”

 

刚甩完墨镜,想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扔的酒吞手一抬,却被她这声喝住了。

 

“不许把这个东西放在我家的任何一件家具上!这个东西不允许接触我家的任何东西!任何!”

 

酒吞童子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然后——

干脆利落地把人头丢到了沙发上。

 

 

“卧槽!卧槽!!!!卧槽!!!!!酒吞童子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娘会让你把你的铁殿都赔给我!”

 

阪口花音河东狮吼一阵后,便怒气冲冲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酒吞童子看着沙发上的人头。金色的额饰在浓厚的黑发下闪闪发光。

 

 

——八百比丘尼。

 

真不知道与这个女人自晴明寮中一别以后,再次相见会是在这种情形下,以这种方式。

 

断头处不似是被蛮力扯断的,更不似是被刀刃割下的。脖子处的切口平整得像是这个头原本就是那么长的那般,从切面还能看到肉,血管与脊柱,红艳艳的——时间,就好似停止在了这颗头颅被切下的一瞬间。

 

水蓝色的眼睛,毫无神采地望着远方——和那个女人在晴明庭院里的样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4.2

 

 

一连几天,原本被酒吞觉得极其聒噪的阪口花音都没有跟他说话。

 

八百比丘尼的首级就这么放在了这诺大别墅的客厅里。

 

直到其中的一方妥协——自然不会是鬼王——这颗人头才被花音给扔进了为鬼王陛下腾出来的客房。

 

但这对酒吞童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

 

该找的人还是没有找到。

 

他不知道发生在八百比丘尼身上的来龙去脉,暂时也不想知道。

 

他不分昼夜地抱着他的酒葫芦,躺在花音的沙发上醉生梦死。想出门的时候,有那个女人在却也是无往不利,并没遇到过什么麻烦。

 

这虽说并非毫无助益,但也不能改变任何事实——

 

他以为多走些地方就能找到茨木,可是该找的人还是没找到。

 

 

那个整天在他耳边“挚友”个不停的大妖怪,此刻就像是蒸发了一样——并非是消失,而是真的变成了空气中一抹无处不在却若有若无的妖气。

 

 

 

“鬼王——”

他抬头。

 

阪口花音正从楼梯上拾阶而下,她今天的打扮和往日的都不一样。

 

“去楼上换衣服,东西都放你房间了。”

 

“不出去。”

他看了花音一眼,便又低头品起了他的酒。

 

“我请你,陪我,出门走一趟。可不可以啊——酒吞童子大人?”

女人本无表情的脸上拉开了一丝谄媚的笑容。

 

十分钟后,酒吞童子依旧是背着他的葫芦,走下了楼梯。

 

“我说你啊——这些天也算是跟我长了不少见识。你这样子是准备上谁家上吊去啊?”

阪口花音没好气地从他肩上一把抽掉了白色的长围巾,想把这被鬼王大人当做肩头抹布的玩意儿给他好好戴上,但抽掉后看着自己给配的从头到尾一身黑,竟也觉得这样也不错。

 

“你这个头发啊——能不能放下来?成天跟朵菊花一样炸着,真不知道谁教你这么绑的,太煞风景。——还有葫芦,敢不敢藏起来啊……”

 

花音也不敢再多说,对面传说中日本第一帅气的大妖怪脸已经黑得跟汽车尾气似得了。

看着他将马尾散成了几乎及腰的长发,葫芦也不知变到了哪里去,花音才满意地打开了大门。

 

即使这样惹眼的人走在街上依然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但花音敢肯定只要她再多说一个字,下一秒她就会跟那被打孔的大门一个下场。

 

比起来到21世纪的酒吞童子来说,今天更像是为她所设的鸿门宴。

 

 

4.3

 

 

“下车。”

她开了第一次遇到酒吞童子时开的那辆火红的阿斯顿马丁。一方面是为了使得他招摇的红发不显得那么独树一帜,另一方面,更是为了避免上次坐敞篷车时候大妖怪“翻进翻出”的惨案。

 

今天是个重要的晚上——或者说是无数个重要的晚上其中的一个,只是因为这次她带来的人是大江山的鬼王,才让这个本不是那么特别的“重要的夜晚”显得尤为特别。

 

 

“欢迎光临,这位小姐。请问有预约吗?”

 

“我是阪口真鉴的女儿。”

 

“原来是阪口小姐,这边请——”

身着标准燕尾服的Waiter恭敬地将她往里引,却在看到了她身后的人时顿了顿。

 

“请问这位是……?”

 

“我保镖。”

 

阪口真音头也不回地说道。

 

“啊,失礼了。阪口小姐,这边走……”

 

侍者将他们引到了一个位于大厅角落的半开放式包厢内,深蓝色的灯光若有若无地扫过桌面,与方桌上的蜡烛与头顶并不明显的昏黄色灯光一衬,竟显得格外雅致。

 

“花音,坐吧。”

 

方桌边,已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正看着菜单,削瘦苍老的脸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灰白的头发比他名贵的西服更吸引人的眼球。

 

“那是谁?”

 

花音抬了抬下巴,眼睛看着男人身边一个被拉开的空座位。

 

“她去洗手间了。”

 

——这根本算不上一个回答。

 

花音拉了靠里的座位坐下,酒吞便也跟着坐到了她身边的空位上。

 

“你的男伴又是谁?”

 

“关你屁事。”

 

“……花音啊,男朋友,少换换。”

男人说着,摘下了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合起了菜单。

 

“要你管啊?死老头。你先把你那一个旅的二奶管管好吧。”

 

“你妈就看得很开——怎么反倒是你那么死心眼。”

 

“我妈容忍你天天往家里带女人不代表她也跟你一个样,最起码每一次我被绑架被救出来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都是她,我肠子流一地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花音非常平静地说完,男人也非常平静地听完。叫来了侍者吩咐了菜单下去以后,这对父女间就没有再说话——毕竟这样的情形总是隔三差五的发生,对他们来说都不是第一次了。

 

花音侧头看了一眼酒吞,后者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台的方向,似乎刚才的交谈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她知道她的父亲也在暗暗打量酒吞童子,带这大妖怪来本身就是为了堵住对方的嘴,她不希望这个老头子有任何能跟她开话题的机会——“见见未来可能是你后妈的女人”和“见见未来可能是你女婿的男人”永远是这种会面的主要目的与话题,只是通常除了他们二人以外的另外一男一女都不会在饭桌上出现第二次。

 

 

一直向舞台方向别着头的酒吞仍旧一动不动地看着同一个方向,这不禁让花音也好奇了起来。

 

除了酒,她还没见过什么东西能如此吸引大江山的鬼王。

 

 

“抱歉,花的时间多了一点……”

 

白发如雪,红裙如火——比精致的五官与火辣的身材更令人移不开眼睛的是那双妖冶的金色眼眸。

在并不明亮的餐厅中,红裙的美人朝着他们这桌款款而来,清澈洁净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唯唯诺诺,明明举手投足比豆蔻的少女都清纯,却让人感到比玉藻前更为妖艳。

 

走到桌前,美女却站着,忽地不说话了。

 

 

阪口突然觉得很冷。

 

那是如堕入冰窖一般的冷。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扭头看向酒吞童子。

 

果不其然,大江山鬼王与她的“准后妈”的视线紧紧地胶着在了一起。她无法看清黑暗中酒吞童子的表情,到是美女的微张的嘴与睁大的杏仁眼却看得很清楚。

 

两个人就好像对峙一般,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谁都没有说话。

 

“哦?你们俩认识?”

 

中年男人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

 

“不认识。”

 

还未等美女和花音反应过来,酒吞童子就如此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杵在桌边的红裙美人也终于如梦初醒一般,汕汕地笑着,落了座。

 

花音看了看身边的大妖怪,后者竟煞有介事地在看不知道哪里来的菜单。她突然后悔没有把那条被她遗弃的长围巾带过来——比起酒吞童子,她自己更需要这条围巾。

 

“Waiter,可不可以麻烦把这边的空调温度再调高一点?”

 

说话的却是她的父亲。

 

她复又抬头看了看坐在斜对面的红裙美女,后者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施舍给她或是她的父亲半分。金色的妖瞳直勾勾地盯着她身边的红发男人,如同一条发现了宝藏的龙。

 

 

阪口花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袋却觉得更痛了。

 

死老头子啊死老头子,我怀疑你给我找了个假后妈。

 

 

 

——一些碎碎念——

 

到这章剧情应该是上了正轨。我承(fan)认(xing)江山比水风的节奏快很多,可能也是因为一边cp是打直球的,一边是搞哲学的。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有写同人了,再提笔,发现三四年前一起写文的那些小伙伴都有了新的兴趣爱好,他们中的有一些甚至不再提笔。一个人xjb写的时候也会感觉有些寂寞吧。

 

年轻的时候总喜欢往死里虐,人老了才知道生活中永远不缺BE。

 

所以我反省,我忏悔。我写得东西可能已经根本不像是同人了。月下山水一半是属于大妖怪们的故事,一半是属于我自己的故事。

 

总而言之还是非常感谢最近有看我文的朋友们,有人陪着一起xjb搞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向你们承诺B04和A05以后就不会再岔轨了!


希望能结识更多有趣的小伙伴。23333

评论(9)
热度(57)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