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阴阳师】月如钩A—水风轻05

大妖怪们反穿越21世纪的故事。

 

全文分两部分——A卷《水风轻》(cp荒天),B卷《旧江山》(cp酒茨)

 

两部分交替更新,时间线共用一条。

 

有不参与言情故事线的原创角色。请慎入。

 

其它cp:阎判  黑白骨科

 

章节中不出现的Cp不会打Tag以免有欺诈嫌疑。

 

 

—— 目录 ——

A01

B02

A03

B04

—— 正文如下 ——

 

 

2016年10月2日  晴  周五

翔太和他带着的几条地头蛇又把我的铅笔藏起来了,不过莹借了我铅笔,很新。莹的活动铅很漂亮,跟她头上的蝴蝶结一样是粉红色的。

晚上玉川阿姨做了很好吃的天妇罗。我原来想帮妈妈留一点的,可是玉川阿姨说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

明天又是双休日了。

 

 

真希望翔太死掉啊。

 

 

2016年10月3日  多云 周一

铅笔出现在了我的桌肚里,全被折断了。幸亏我有从家里带新的。

体育课以后本来想把活动铅笔还给莹,可是又被翔太折断了。

莹说她恨我。

 

她说她永远都不会跟我做朋友。

 

 

2016年10月4日  下午有太阳雨 周二

今天体育课的时候被老师罚站,因为运动服找不到了。

我知道肯定又是翔太干得。真希望他死掉啊。

把染着污泥的运动服带回家,玉川阿姨又把我数落了一顿。不过玉川阿姨还是很帮我的,没让妈妈知道。

 

原来已经躺到床上了,但我还是要爬起来把这件事记下来。妈妈大概不知道我又起来了,否则她肯定又会跑过来骂我。

今天妈妈带了个叔叔回来。很晚的时候。

这个叔叔长得很奇怪,他的皮肤是蓝色的,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衣服上还有会动的鱼。

妈妈睡着以后我下楼了。看到那个叔叔大半夜站在阳台上看楼下,他衣服上的鱼不仅会动,还会发光。

我问那个叔叔,他是不是听到了我的愿望。

然后我想了想我好像的确许过很多愿望,但许得最多的愿望还是让翔太死掉。

不过叔叔好像没听懂,然后又告诉我不是。

所以我又回来睡觉了。

 

 

2016年10月5日  多云  周三

昨天那个奇怪的叔叔不见了。

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到了学校要交作业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书包里出现了……呃……暂且叫他水獭先生好了。

水獭先生好像呆在我的书包里不愿意出来,所以我只好把书包放在了桌肚里。这样一来书就没有地方放了,只好全都堆在桌子上。

果然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叔叔不是什么神仙啊……

翔太又把我的英语书和音乐课本藏起来了,虽然青禾老师知道了以后让翔太把书还给我并向我道歉。可是我知道这种事情还会再发生的。

 

水獭先生很乖。有两节课我突然发现他不在书包里了,可是没过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回家之前我跑到学校小花园,我跟水獭先生说他不能跟我一起回家,妈妈要是看到的话肯定又要把我骂一顿。但是水獭先生好像不想走。

我怕玉川阿姨等不及了,所以只好又让水獭先生藏在书包里跟我一起回家。

 

我在写今天的这篇日记的时候水獭先生还窝在我腿上……

 

 

水獭先生刚刚突然从我腿上站起来了。

我觉得他好像在看我写日记。

刚才下楼送玉川阿姨出门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水獭喜欢吃什么,玉川阿姨说她没见过水獭,但是一般水獭都是喜欢吃蛤蜊和贝壳的。

 

啊,妈妈回家了。

 

 

2016年10月6日  晴  周四

今天的水獭先生也依旧十分可爱。

今天的翔太也依旧跟之前一样讨厌。

青禾老师问我有个作文比赛我想不想参加。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写作文,毕竟我的生活一般都没什么好写的,尤其是有题目让我们写妈妈的时候。但是青禾老师好像很喜欢。

青禾老师很喜欢看作文。

 

 

水獭先生刚才说话了!!!!!

 

 

2016年10月7日  晴  周五

原来水獭先生就是那天那个奇怪的叔叔。水獭先生说他叫“荒川之主”,这么说以后我应该叫他荒川先生了。

 

想想还是叫荒川叔叔比较好吧。

 

虽然不知道荒川叔叔跟妈妈是什么关系,但是荒川叔叔好像很怕妈妈?

荒川叔叔说他是个大妖怪,但是看到妈妈的时候从来都是水獭的样子。

 

如果荒川叔叔真的是个大妖怪的话应该很很容易地让翔太死掉吧?

 

……

 

可是如果连妈妈都让他那么害怕的话,荒川叔叔就一定是在说谎了。

有点失望。

 

不过变成水獭的荒川先生也比妈妈可爱多了。

 

 

5.1

 

 

风和日丽——一个适合出游的好天气。

秋高气爽——一个适合出游的好时节。

 

这对爱宕山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同。

 

荒川带着小空是在将近中午的时候才到爱宕山的。于他一人而言,只要是有水的地方他都能来去自如,可带着个小鬼可就不一样了。

 

在城中小妖怪的帮助下,两人在长途大巴上颠簸了一夜才到了目的地。多日行走在小空书包中的荒川本以为在城市中有那么三五个妖怪已是稀奇,可到了爱宕山山脚下他才约莫知道了京都周围的妖气都去往了哪里——山顶烟云笼罩。

 

突破人类的安保限制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出乎荒川的预料,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小空也格外地安静。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爱宕神社的开字山门。

 

风来了。

 

黑色的羽毛随风飞舞,晃晃悠悠地拂过脸颊。

 

白色狩衣的男人背对着他们,站在门下。

他微微往后侧了侧身,黑色双翅颤了颤,斜眼看了他一秒,显出了手中拿着的青色团扇,便一句话也没有说,自顾自往里走去。

 

“嘁——”

 

小空抬头,原本想问他的荒川叔叔那个长得大翅膀的人是不是天使,因为小时候妈妈跟他说穿白衣服的都是天使,还说天使都有翅膀。

可是当他看见荒川叔叔脸上的笑的时候……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荒川叔叔笑。

 

等荒川向前跨步的时候,想要问问题已经晚了。

 

 

他们穿过山门,空气如滤网一般在荒川跨过山门的一刻洗去了他21世纪人类的伪装。

 

“汝还是与原来一样无趣啊。”

 

原本肃穆的神社庭院内熙熙攘攘,神社如今已成一片废墟。大妖怪就这么手执团扇扇着风,在一边看着小妖怪们来来往往,新的庭院很快就要拔地而起。

 

“偏院已建好了,有什么话去那里说。”

 

大天狗走了两步,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淡茶色的发丝将阴影投在了如扇一般的睫毛上。

 

“这孩子是你的?”

 

眉头微凝。

 

荒川看着他,笑了笑。

 

“小空我们走。”

便自顾自地向着他所指的地方走去。

 

偏院庭中,芳草鲜美,落樱缤纷。

 

 

“吾还未曾知道汝有这般孩子气的一面。”

 

看着眼前的人修长的手指轻扣在瓷壶的盖子上,茶水入注,随后跟来的才是茶香。

 

妖怪们对对方身上妖气的感知绝不亚于品茗之士对茶香的敏锐,而大妖怪更是如此。

 

千年前,他与大天狗于荒川偶遇。

 

说是偶遇倒也不算是。这好笑的大妖怪执着于什么所谓的“大义”,听闻荒川有妖怪使水患频发便亲自上门征讨。于是不打不相识,孽缘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自此之后的数次,每当大天狗不知所踪闭门不见,荒川之水便泛滥得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哪天河畔再次出现了那白色青纹狩衣男子的身影,水患才算作罢。

 

这爱宕山的龙卷风,竟与千年前荒川的大洪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可能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之举,若无某人的风,如今这里便也不会聚集那么多小妖,外头的神社也不会荡然无存。

只可惜风依旧,水却不然。

 

 

“是你知我。”

白色狩衣的男人淡淡地吹着茶碗。

 

“哼,汝的大义。”

从他的脚踏在这片泥土上的第一秒开始,大天狗就什么都知道。若非带着个孩童,见面礼就是龙卷风了。

在他“大义”的规则下,妇孺就如同最坚固的挡箭牌那样好用。

 

一方妖怪有一方妖怪的品性。

 

可能因为大天狗并非如他这样于丛林法则中摸爬滚打的出身,也非如大江山那里的几位那样的杀伐之人,所以对于这样的疏漏从未上心。

 

“还想重建你的爱宕山?”

 

“不然呢。”

 

不然呢?

 

自然是不惜摧毁供奉自己的神社也要光复“他的”爱宕山。

 

于制霸一方的妖怪而言,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可深知他所谓“大义”的荒川自然知道,不以“大义”而存的爱宕山于他而言如一堆土石无异。

 

“怎不见鸦天狗?”

“吾记得他时常伴你左右……”

荒川嗫了一口茶。

 

大天狗没说话,看他茶杯空了,只是静静地帮他又续了一碗茶,然后看着庭中。

“千年了……”

“原在我山中的山兔也并未见到。”

 

 

荒川看着他。庭中最后的一丝夕阳衬着他淡淡的茶色头发,睫毛投下的阴影如一针一般一根根列在脸颊上。

 

 

“即知如此,不如出去看看。”

 

大天狗停下来手中晃着的茶碗,却也只是抬眼看着他。

 

“与吾同游,可好?”

 

 

5.2

 

 

在跨出爱宕山最后一块领土的时候,大天狗隐去了他的翅膀。反倒是荒川,与来时不同,并没有化形的意思。

 

“小空!”

 

“妈妈!”

 

孩子蹦蹦跳跳地向站在车边的女人跑去。

 

荒川还站在原地。

说真的,他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当然带着她的儿子乱跑是不争的事实。不过他的确觉得从通往神社的山道直接下来是个错误。

还未等他迈步,大天狗却已经拿着他的团扇从身边走过,荒川不得不跟了上去。

 

美沙子看到大妖怪,其实也有点尴尬,一时欲言又止。

 

“请问这位是……?”

 

“大天狗。……汝怎么来了?”

 

“小空打电话给我了。”

美沙子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大天狗一眼。

 

“原来大妖怪在神社也有朋友。”

 

荒川没有理她,只是自顾自化了便装,改了他那觉醒后颇为苍白的肤色,拉开了车门。

大天狗抬眼看了他一眼,上了车。

 

“你要把他送到哪里?”

美沙子看了一眼后视镜。后座上两个男人的动作出奇地一致,都是倚靠在车门上向外张望的样子。

 

“随便。”

 

随便?

那是什么地方。

 

“他自己能飞回来。”

 

美沙子一时气结,有一口气就这么被提到了胸口一半的地方,不上不下地悬着。

 

很好。又是一个大妖怪。

 

入京都市内时,夜已是霓虹中的黑色。

 

一路上,大天狗和荒川都没有说话,美沙子也不便开口,小空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电台中还在报道大地震与国道追尾的事情。

 

“下车。”

车在地库里停稳,美沙子拉了手刹。却发现似乎后排的两个人都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两个人都出神地看着窗外,听到了她的话才如梦初醒一般。

 

走出地库的时候,四人的队伍依旧是没有人说话。小空紧紧地跟在他妈妈身后,而两个大妖怪则并排走着,与他们隔了好几米的距离,却也一言不发。

 

“我们要去哪里?”

穿白色狩衣的大妖怪问道。

 

“上面,29楼,我家。”

美沙子说完便牵起小空的手朝着门厅走去。没走几步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异动。

 

“大天狗你冷静!”

 

她回头。只见荒川之主压低了声音,手中紧紧抓着穿白色狩衣男人的袖子,后者的背后一双黑色的羽翼如刚破茧的蝴蝶翅膀一般在背后展开,而男子的双脚已然离地有数尺之高。

 

美沙子不知该说什么。楞了数秒后环顾四周,所幸夜黑风高灯色昏暗,四下并无任何好奇的目光。

 

“我们人类有电梯。”

 

大妖怪淡茶色的眼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恍惚间竟觉得还闪过一丝金光。但这都不重要。

 

手执团扇的大天狗只是如没事人一样收起了翅膀,施施然落在了地上。只一瞬,翅膀就不见了。

 

 

这一路人马浩浩荡荡到家时已是七点有余。

 

“随便坐。”

美沙子习惯性地说道。然后才想起来当初荒川初来乍到之时也未曾跟她客气过。

 

周末的时候,玉川都是不来的。

儿子离开身边了一夜的美沙子自然也没心思把心神放在找儿子以外的事情上,开着车在街上寻了一天一夜。

此时只听得小空喊着“饿”,眼看着外卖也是等不起了,她毫不迟疑地就准备亲自下厨。

 

看着两个大妖怪一前一后走到了阳台上。

 

很好。

——美沙子如此暗想着走进了厨房。

 

 

“妈妈!今天荒川叔叔带我去了爱宕山!”

 

她刚进厨房没多久,小空就蹦蹦跳跳地跑进了厨房。

 

“哦?怎么,爱宕山好玩吗?”

 

“荒川叔叔说那里有龙卷风,但是我们没找到。唔——不过我们找到了这个!”

小空翻了翻口袋,掏出了一块叠得四四方方的手帕。

 

“妈妈!送给你!”

 

美沙子打开了手帕。

 

手帕中,是一片薄薄的四叶草。

 

“青禾老师说四叶草可以给人带来好运。妈妈要是能有好运或许就可以开心一点啦!……妈妈你怎么哭了?”

 

美沙子抱着小空,泪流满面。

 

 

5.3

 

 

“汝所谓之大义,如今何在?”

 

楼下的路上,五光十色,车水马龙。

除了这两个沉默着站在29楼阳台的大妖怪,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流动。

 

荒川问的话。大天狗迟迟没有回答。

 

仅这几个时辰,他便见识了太多他所不理解的东西。此刻的他只是叉着手臂,靠在阳台的栏杆上。

 

“这些人在,大义便在。”

 

“……无论是彼时的平安京还是此时的京都……”

他顿了顿,复又补上了一句。

 

晚风比起白日里的秋风又冷上了不少。

大天狗的浅茶色头发在黑夜中被染成了棕色,原本清澈的瞳色在黑夜中被千尺之下的霓虹染得光怪陆离。

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有眉间的愁容,如云雾一般凉薄,却又挥之不去,驱之不散。

 

“汝的神情,并不似汝言语中说得那般坚定。”

荒川转过头,看着他,低沉的声音在夜中悄无声息地划过。

如暗流中的一丝水流,冰冷地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呢?”

大天狗问道。

“你在这里的时候,就不曾想过荒川的子民吗。”

 

一晃神,那锐利的琉璃色眼眸便对上了荒川。

“你在哪里醒来?你可曾回过荒川?”

 

他的确于荒川中醒来。

可荒川已不似原来的荒川。

他回过荒川,也算没有回过荒川。

他很想告诉大天狗,荒川不似爱宕山那般不可动摇,但这也绝非因为荒川本身易碎或是软弱。

 

“坐地日行两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汝之臣民,现已上天入地。”

“汝若执意要回爱宕山吾也不会阻止。只是想让你知道……汝的臣民已不需要你的保护。”

 

“呵——”

大天狗突然看着他,笑了起来。

 

“我早就该知道……你本就是这么个肆意妄为,随心所欲的人……”

 

他忽地跃上栏杆,黑色的双翼“唰”地在夜幕中展开。

 

 

“大妖怪——”

 

美沙子的声音忽地在身后响起。

 

“你们有客人来了!”

 

 

“夜安,荒川大人,大天狗大人。”

 

一黑一白的二人,在客厅中,朝他们微微作辑。

 

 

 

 

 

 

—— 一些碎碎念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自己写完都要笑死了。

为什么酒茨一上来就是虐荒天一上来就是糖。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人类上天入地。向百元大钞上的伟人致敬。


And到B06以后AB两线可能就要并线了,人物与剧情两边都会有互相涉及。

所以只追A线或者只追B线的亲你们要么可以补一补,要么可以果断弃文了。2333


多谢关注了我的亲们!( ̄▽ ̄)

也多谢一直以来支持我xjb写的各位!

评论(6)
热度(57)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