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阴阳师】月如钩B—旧江山06

大妖怪们反穿越21世纪的故事。

 

全文分两部分——A卷《水风轻》(cp荒天),B卷《旧江山》(cp酒茨)

 

两部分交替更新,时间线共用一条。

 

有不参与言情故事线的原创角色。请慎入。

 

其它cp:阎判  黑白骨科

 

章节中不出现的Cp不会打Tag以免有欺诈嫌疑。

 

 

—— 目录 ——

A01

B02

A03

B04

A05

—— 正文如下 ——

 

 

“所以呢?你从哪里捡回来的小白兔?”

 

趁Dessert还没上,花音说她想要跟死老头子谈谈,于是麻烦Waiter另开了一桌。

跨过了整个大厅,她特意选了离酒吞他们最远的一个角落。

 

终于,这顿令人提心吊胆的法餐走到了尽头。

 

是她疏忽在前,早知出门前就应先把西餐礼仪教那个大妖怪一遍。

不过所幸,她那个假后妈也半斤八两。

两个大妖怪都有样学样地熬过了这顿奇怪的晚宴。

 

“你那个也没好到哪里去。”

中年男人铺好方巾,拿起了银勺,有一下没一下地刮着布朗尼上的冰激凌球。

 

“放心。这个不劳您破财,我会自动劝退的。”

“这张支票给你,离开我女儿”这种电影中的经典狗血桥段在花音的生活中却可谓屡见不鲜。可是不得不说,在钱和权、名和利的面前总有很多人会低下他们自以为高贵的头颅。

他们两个人就跟达成了默契一般。互相给对方的伴侣发支票、恐吓——无所不用其极,直到一男一女都出局为止。

比起目的性,这更像是一种游戏。

你不承认我,我也不承认你。

 

“所以你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

阪口真鉴没有看她,语调也极其平淡。

 

“诶、诶、诶——”

花音竖起了她的食指对着老爹摇了摇。

“你没资格先提问题。现在的情况是,只有你一心想要泡那桌子的小美女。……我家帅哥跟她认识这件事我也没必要瞒你,我看你对我的准后妈也知之甚少。”

“老头子——是你有求于我好不好?”

 

阪口真鉴一勺子剜去了布朗尼的一角。只见浓稠的巧克力酱心如岩浆一般淌下。

 

“告诉你也无妨。我是在国道213上碰到她的,浑身是血。所以就把她带回来了。”

 

好的,没毛病。

 

花音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浑身是血不送医院而是带回家。真是有理有据。

 

“然后呢?”

 

“结果第二天她就不见了。”

 

“哦哟。有趣。”

 

“我让人去找。结果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回到国道213那边了。她不肯告诉我名字也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哦——我懂了。所以你就沉迷在了悬疑剧情中——”

 

“不,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就留下来了。”

 

“是因为你把她给睡了?”

 

“没有。”

 

出人意料地,阪口真鉴给了她一个正面的回答,然后就不再说话。

 

花音转头看向了他们原来的那一桌。酒吞正静静地吃着甜点,而白发的美人则手舞足蹈的样子,看上去颇为激动地在跟他说着什么。

 

 

“当你看到那个美女面带微笑的时候,你得记住她内心住了个杀手。”

 

她咬了一口焦糖布丁,用力抿了抿勺子。

“死老头子,当心在美人身上丢了性命。”

 

 

6.1

 

 

“挚友。”

 

——另一边,白发美人正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红发男人。

 

酒吞看着茨木化形的样子,依旧如千年前他们刚要建立铁殿一般美艳不可方物。也正是千年前的化形让茨木失去了一条手臂。

 

而如今又见这熟悉的美人伴在其它男人身侧,他心里好像有一座冰山在火上烤。

 

“挚友我找了你好久!”

 

如果是阪口花音在这里她会怎么说?

为什么他会穿着红裙子?

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找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他到底是怎么跟那个老头认识的?

大江山……他回过大江山么?

 

大江山的鬼王没有意识到自己越是想,这个脑子就越是懵的。

 

说真的,他非常想揍面前的这个人。

 

可能揍一顿就什么都好了。

 

“这个时代的人类都好有趣啊。还有人说把吾友的头砍下来埋在了大江山。吾友英勇无敌强大无比实力过人举世无双,这些凡人望其项背怎么可能会被这些愚蠢无知的弱小人类砍下头颅!”

 

烛光摇曳,然后就没有人再说话了。

 

“你回过大江山?”

 

酒吞没有看他,只是兀自戳着眼前盘子里的布丁。

 

“嗯。有吾友的威名在,大江山还是如吾友亲临时那样的风光!”

 

突然,四周的灯光倏地暗了下来。

 

离他们相去不远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位蓝衣歌女,随着舒缓的节拍,音乐开始在整个餐厅中流动。

 

酒吞撑着头看着。

陌生的语言,陌生的曲调——听起来却如鱼得水一般舒适,可是暗流中又满藏杀机。或许杀机是从千里之外随波逐流而来,又或许鲨鱼就在他眼前——

 

“干什么!”

 

两人的动作定格在了酒吞抓住茨木手腕的那一刻。

 

红瞳对上金眸——酒吞竟然在茨木的眼里晃了神,而后者明明只是给了他一眼错愕。

 

“挚友头发要掉到盘子里了……”

 

酒吞怔了怔。

 

迅速地别过了头,然后才惊觉手上还抓着对方的手腕——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紫红色的妖纹。

 

他收回了手,余光一撇,才发现美人的头上竟冒出了珊瑚红的朱角。

 

“嗯?挚友为什么盯着我看?……难道我头上有……完了!糟糕。”

 

美人的在碰到头上朱红的角的那一刻便惊呼出声。

 

“……你变不回去?”

 

看着茨木略带惊慌的样子,酒吞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

 

“前些日子遇到个三流阴阳师趁火打劫,正巧把我的妖力给封住了。不过没事的挚友!只要再过些日子……”

 

“你闭嘴。”

 

酒吞探过身,隔着桌子捉住了对面人的手。剧烈的动作磕到了桌子,使得刀叉与盘子发生了不小的响动,引来边上几桌人的侧目。

 

顺着茨木手上的妖纹,他的确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封住了茨木的妖力,只有丝丝妖气从缝隙中流淌出来。

 

可这封印的力量说强也不算很强,先说茨木不会中招,即使中了这样的封印要冲开也不算难。只是此时他的妖力却怏怏地,毫无生气。

 

 

6.2

 

 

“酒吞大人,茨木大人。”

 

若非眼前的二人皆是孩童模样,酒吞就要以为来着是黑白鬼使二人了。

 

“黑童子,白童子?你们二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阎魔大人有要事相商,还请二位大人随我们同去。”

 

 

“怎么了?”

阪口花音与阪口真鉴走近,他们在远处看到了突然出现的黑白童子,自然是前来一探究竟。

 

“我家主人有要事找二位。他们现在必须马上过去。”

白童子的声音还是非常稚嫩,但是言语间却有着不输于任何名流的从容。他礼貌地递上了一张白色名片,对二人的解释巧妙地避开了一切关键信息。

 

“哦——阎家要找的人。”

阪口真鉴看着那张名片,微微眯了眯眼。

 

“那就没我们……”

 

“A bientot,mon belle femme.”(再见,我的美人。) 

阪口花音眼睁睁地看着她名誉上的老爸执起红裙美人的纤纤玉手,如蜻蜓点水一般地一啄。美人整个人还是一脸的茫然无措。

她马上回头。

果不其然——大江山鬼王的脸色黑得跟碳一样。

 

 

于是两对人马就此分开。

 

黑白童子招了一辆出租车,二话不说便往副驾驶上一挤。

 

“小朋友,你们不能两个人一起坐……”

司机僵硬地对上两道如刀一般的目光,然后汕汕地笑了笑,挂挡踩油门。

 

刚开出去没多久,车内就响起了一阵接连不断的喘息声。

只见白童子若无其事地掏出了口袋中的手机,那阵若有若无地喘息声像是有节奏一般,期间仿佛还夹杂着几声呜咽,手机暴露在空气中之后声音一瞬间比之前还大上了几分。

 

“喂?这里是白童子。”

 

“好的,阎魔大人。”

 

“大概还有十分钟,要是绕路的话就不一定了。”

 

“好的。阎魔大人再见。”

 

车内又回归了沉寂。

 

 

“白童子。”

 

“嗯?”

 

“刚才那个铃声……”

 

“是鬼使白大人和鬼使黑大人的哟!黑童子也想要吗?”

 

“不想。”

 

 

“大叔!请先去二花木町。”


白童子对着出租车司机说道。

 

“阎魔大人又想吃抹茶冰激凌了吗?”

“嗯。黑童子也要吗?”

 

“不要。”

 

 

终于,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小巷口。

 

“到了。”

 

“两位大人,这边请。”

 

虽然在酒吞童子的记忆中,冥府的入口并不在这里。
但毕竟时过境迁。

一行人未走多远,便在一家酒馆门口停下了。
好一个酒肆——雕梁画栋,钩心斗角,一副旧时古朴的贵族做派。若非门口悬着有“酒”字的灯笼,还真是“养在深闺人不识”。

只见黑童子化出了镰刀,伸高了手用镰刀尖轻点了灯笼一下。
瞬间,原本被烛光暖色浸染的灯笼就变成了鬼火的蓝色。

白童子这才打开酒馆的移门。

 

“二位大人请。”

 

 

“唔……这是哪里?”

“这是电梯,茨木大人。”

白童子笑盈盈地答到。

“哦。”

茨木若有所思地看着黑童子再次伸长了手,拿镰刀尖艰难地够着最上面的电梯按钮。

“……要帮忙吗?”

显然这句话并非问句。在茨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已经按下了按钮。

 

黑童子不甘心地收回了镰刀,轻轻地“嗯”了一声。

 

 

6.3

 

 

“阎魔大人!”

 

“黑童子,白童子。你们终于来了。”

阎魔还是半倚在她的那朵云上,见到黑白童子总算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放下了翘着的腿。

接过黑童子递过来的纸袋子,阎魔终于才正眼看了站在黑白童子身后的两个大妖怪。

 

“哦,你们来啦。”

阎魔银灰色的双眸深不可测地看着他们,却只是依旧是兀自吃着自己的冰激凌。

 

“所以,找我们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酒吞看着阎魔,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我的老朋友,别急啊。自千年前一别吾已许久未见你们了。不过你们看起来……嗯……你们看起来适应的还不错。”

阎魔笑了笑,眼神不着痕迹地在红衣白发的女子与酒吞只见游走了一番。

“你们先边上坐,还要再等两个人。”

 

这么说着,阎魔又从云里摸出了一个iPad,吃着冰激凌自顾自地不知道在看什么。

 

“四个人?”

 

阎魔抬起头,望了一眼提出问题的酒吞童子。

 

“不,很多。我只找到四个罢了。比如——”

“你家重操旧业的这位……”

阎魔忽然飘到了茨木的座前,俯下身随意地挑起了美人的下巴。

 

“原本还有20年阳寿的人名字突然出现在生死簿上,死因还是因美色而亡。啧……明明是这样的一个二逼,化作的女子却是绝色啊……”

 

茨木自然是听不懂“二逼”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拍开阎魔的手,而后者却早一步退到了殿中央,眼神中依旧闪着玩味的光。

 

“再次见到千年前的你们,真是让人怀念啊——”

 

语毕,阎魔突然转头看向门口。

 

“阎魔大人,人来了。”

 

 

————


到B06以后AB两线可能就要并线了,人物与剧情两边都会有互相涉及。

所以只追A线或者只追B线的亲你们要么可以补一补,要么可以果断弃文了。2333


多谢关注了我的亲们!( ̄▽ ̄)

也多谢一直以来支持我xjb写的各位!


评论(9)
热度(53)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