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底特律/警探组】COINage:新币年代 (X)

“Connor.”

他转过头。

“为什么你总是在弹那枚硬币?”

他停下来,低下头,仿佛他真的在思考一样。

“它来自我的一个待机程序——冥想。”他回答道, “这个程序被用来引导我们进行自我审查和学习,甚至短暂地脱离情境。”

他停了一会儿。

“你看上去很烦躁,副队长。我的回答是否解答了你的疑问?”

那枚硬币还在他手里,“铛——”、“铛——”、“铛——”地响。

“只是——别再翻那枚该死的硬币了,Connor。”

仿生人听话地把硬币塞进了口袋里。


收音机里仍在谈论仿生人革命的后续。

RK800——同样是异常仿生人Connor——在他们的领导者Markus对人类发表公开声明后出人意料地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了。

刚买的三明治还放在他的座位边。自从他好不容易甩开警局追捕异常仿生人的一堆破事,却发现自己的车里多了一位熟悉的不速之客开始,那样惹人心烦的金属翻飞的声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你要在这里待多久?”

Hank Anderson打开收音机,给车窗开了条缝,让车里唯一一个需要呼吸的生物吹上一点寒冬里的冷气。

“可能9天。”他说。并在Hank转头看向他时,又补充了另一半的句子。

“——又或者更长。模控生命向当局提供了最新的RK900来辅助对我的调查搜索。”

“噢……所以我已经开始窝藏逃犯了。”警局的副队长煞有介事地感慨道。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数据显示你对我几乎不抱有好感,即使最后我被发现你也完全可以将我上交当局以获得功绩。”

“不、不、不——等等!数据?——哪里来的狗屁数据?”

“你同事们的脸书和推特,Hank。94.4%的人认为你并不喜欢我,其中超过60%的人认为你会毫不留情地将仿生人置之死地。”

“……见鬼的脸书。”

Hank扯过座位边装三明治的袋子,骂骂咧咧地低声说道。

他们在透风的车里坐了很久。车停在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Hank吃着三明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仿生人则看向另一侧的车窗外。

“我们为什么停在原地?”Connor突然问他。

“因为我几十年的从业经验里还没有哪一条教会我怎么带一个通缉犯回家。”已经不年轻的副队长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拍了拍手,把喝干了的可乐杯塞回纸袋里。这些食物应该给他提供了充足的卡路里,但他看上去却并没有获得相应的能量。

“我可以去任何地方,副队长。AX400是单一功能的机型,但从600开始仿生人就已能够具备多种功能了。我认为你应该相信我在不同环境下的适应性。”

“不!……我是说……”Anderson副队长飞快地转过头企图向他解释些什么,但又突然停下,微撇过头,像是自言自语那样扶住额头,说了一句“Fuck”。

他发动了车子,朝着无人驾驶系统说了一个地址。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去往你家?”

“闭嘴,Connor。要么就从我的车上滚下去。”







“Jeffery那个混蛋今天给我委派了一个新的仿生人。……难以置信他们还会让模控生命的那帮混蛋插手这件烂事。”

这是Anderson副队长那天下班回到家关上门后说的第一句话。

“RK900,长得跟你一模一样。”他对坐在楼梯上的Connor说道。

“你拒绝了他还跟队长大吵了一架?”

显然他已经通过网络知道了所有事情,这让他的确认听上去不像是个问题,反倒像是在通知Hank一个事件的发生。

“你的上级。”他在脑袋边做了个奇怪的手势,“我是说你们仿生人的领袖——那个混蛋挑起了所有事情现在就对你撒手不管?”

“Markus更像是我们的伙伴,他有他的要务,我们每个人也有自己的使命。”

“什么使命?”

Connor朝他眨了眨眼睛。

“你确定你想知道吗,副队长。”

Hank看了他一眼,摆着手,飞快地踢掉了鞋子往屋里走。

警探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咖啡,换上了洗得泛黄的T恤,掉头,还没走近,就听到了那熟悉的抛掷硬币所发出的“铛——铛——”声。

鞋子已经被摆放整齐。

异常仿生人身上依旧是那套印着原型号的西服,领口像是被激光切割的一般,领带也像是贵族手里被熨烫过的报纸。他坐在通往二楼的窄楼梯上,半边脸映着大门玻璃透过来的日光,LED在他的太阳穴边律动旋转,闪烁出黄蓝交替,随着他手里硬币的节奏——一圈、一下、一圈、一下……

“Connor.”

动作被打断,他在最后那一刻抓住了险些要掉到地上的硬币。

那样平静的脸上一瞬间的失神被极其微妙地掩盖住了。昔日的伙伴看向他。


“副队长?”

他要问什么。因为不敢问,以至于到最后他只是看着Connor那张过于标准的脸,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直到对方出声提醒。

他必须说些什么来缓解此时尴尬而又微妙的气氛。

“所有最新的原型机都有那个吗?”

他掩饰性地指了指。

“我恐怕没有能够理解你在说什么。”

“那个硬币,你他妈的像一条龙一样藏着它。”

仿生人把握着的那只手伸到他面前摊开。

两个人盯着他掌心的那枚硬币看了数秒,静默无声。


“它只是一枚硬币,Hank。线索读取表明它没有携带任何定位及窃听设备。”

他手心向上,抬头看着他。

“现在身上携带硬币的家伙可是比人类还稀有。”

“在我印象中这来源于Amanda的馈赠。”

“Amanda?”

“我在模控生命曾经的上级。”

“喔,原来是个纪念品。”他直起身子,似乎是对那枚印刻着华盛顿头像的金属有些敬而远之的意味。Connor看着他渐渐走远,又低头看了看手心的硬币,将它揣回口袋。


“如果有一天它丢失了会怎么样?”

警探拿着马克杯,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突然回头问道。坐在楼梯上的仿生人显然也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接受到这样的问题,系统中的程序正在习惯性地迫使他作出回答。


“如果那样的话,我会非常难过的。”

窝藏罪犯的第三天,RK800的原型机看着他,如此说道。







“我要给你一份礼物来庆祝你的诞生。”

黑皮肤女人拿过来一枚硬币。

“这是一枚硬币。”

RK800说。

“它是船的锚定,远航途中的灯塔,夜空中的北极星。它会在你迷失的时候为你指明方向。”

原型机盯着那枚硬币看了数秒。

“但它只是一枚普通的硬币。”

他抬头看向Amanda。




“你们会不会做梦?”

回忆就此终止。硬币像光纤里的光一样穿梭于他的两手间,但在副队长问出问题的那一刹那即刻打住了。

“梦是在睡眠的某些阶段通常在头脑中不自觉地发生的图像,想法,情绪和感觉的连续体。”他解释道,“仿生人不需要睡觉。我们通过后台程序修复系统与机体状态。”

“所以你不会闪回?……像是在发呆的时候回忆起一些过去的烂事?”

“不,我不会。”



“你可真是个念旧的骗子。”

搞不定电子产品的副队长不知道的是,自从仿生人突生异变之后,人工智能的三大基础协议就已经不再对他们起作用。

黑发的女人停止了浇花的动作,转身看着他。

现在这里依旧是鲜花繁茂,草长莺飞的样子。除了Connor,没有人知道当风暴来临时这个庭院能如何可怖。

她不该在这里。

“你是用来约束我的协议,Amanda。”

对于她的出现,Connor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困惑。

“我是你系统中的一个程序,Connor。用来检测你的软体是否不稳定,并帮助你进行自我审视。我被设计,用来确保你不会成为异常仿生人直到我们失败的那一天。”

她说。


“你被困住了。”

Connor看着她走回了花架前,在经历了思考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不能摧毁自己,而这里也不再有任何受你控制和监视的主体。……你已经迷失了,Amanda。”

他走到Amanda身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验证自己的猜想。盘着头发的黑人女性停下动作,抬头看向他的脸却显得尤为平静。

“也许你说的对,但某些协议仍然存在。”

当她再一次开口时,他们好像回到了当初的那个样子:

“告诉我,Connor。当你再次遇到Anderson副队长时你有什么感受?”

异常仿生人一瞬间的停顿几乎微不可查,但还是他不受控制地说出了实情。

“我感到喜悦。”

他说。

严肃的女人在那一刻向他扬起了肯定,而又胜利的微笑。

“我猜在你机体停止运转之前我还能在这花园有一席之地。”

远处鸽子呼啦啦地飞过,像是在印证她的话。


“Hank Anderson并不足以保护你,Connor。模控生命通过参考异常仿生人感染正常仿生人的方法,已经为RK900提供了强大的格式化程序。”

她不知何时已将喷壶换成了剪刀。

“一遇到他,你就会死。”

她把蔷薇的茎剪断,这样说道。

硬币在那一刻,停止运动。





To Be Continued 《


————————————————————

* 参考了柏拉图的二分心智理论

* 部分灵感来源于HBO的《西部世界》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当粮食向看看也是可以的,如果有时间的话或许会写下去。

* 标题COINage来源于:COIN(硬币)+ AGE(时代)=COINAGE(造币/新造的字及词语等/臆想的事物),说实话,有点中二。

* i’ll be flattered if my article gets your appreciation. 







评论(38)
热度(2733)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