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底特律/警探组】COINage:新币年代(X+6)

*硬核(到爆炸的)正剧


PREVIOUSLY:COINage:新币年代


《〈《〈《



“别动。”

一个并不响亮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硬度、温度及材质极其明确的东西被抵在他的后脑勺上,令他不得不将放在耳际通讯器上的手缓缓放下。

“Anderson副队长。”他转过身,枪管向前顶了顶,被风吹得冰凉的金属正抵在他的额头上。空气中吹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酒味。

“在这里见到你真是令人惊讶。”

“看来你在自由以后学了不少屁话。”

Markus笑了笑,向后退了一步。

“我们也调查过你,Anderson副队长……在Connor和我们还是敌人的时候……您不是那种‘斩立决’的人。“

“我前不久刚刚射爆了一个仿生人的脑袋,你们大概是做了个狗屎调查。”离职中的警官面不改色地将枪上了膛。

“我们难道不是为同一个人而来的吗?副队长。”被枪口指着的人问他道。“你是来逮捕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而我是来迎回我失去的同胞——”

“别把你们的行为美化得这么光鲜。”举着枪的老警察打断了他的话。“他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控。人类想要销毁他,你们想要利用他,大家党同伐异各为其主——去他娘狗屁的道德审判。”

“耶利哥并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噢清醒点,Markus。”拿着枪的人眯着眼睛,似乎因为酒精麻痹了神经,却又极其清醒地说。

“我他妈还以为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领袖你也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是不可能以仿生人的利益为代价让FBI获得一个活着的Connor的。”



“他在说什么!”

通讯的另一头,Josh猛地把耳机拍在了桌上。

“他到底在说什么?!!”

剩下的两个人都看着他,没有继续手上的动作,却又都瞥开视线不看他。

“Markus——”

“你们根本没有把握救他是不是!”

North按下了扩音器的麦克风,但立刻就被Josh关闭并制住了那只手。

“这只是Plan B,Josh。如果我们不能救下Connor,那摧毁他就是唯一的选择。”Simon解释着。他放下平板,走到了僵持着的两个人之间。

“他掌握了太多有关新耶利哥要塞的信息。人类一个EMP就能让我们束手无策,如果这些信息再被他们从他的大脑中挖出来,我们将会失去所有筹码。”

他知道吗?

他会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

但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只能死死抓住North的手。那望向同伴的眼中有一团火,熊熊燃烧着。

“道德只是附加在生存本能之外的产物。”

红发的女人说。

“如果数以万计的同胞会因为他的存活而丧命的话……他值得成为一个名字,被铭刻在我们的记忆里。”

他们两个人依旧紧紧地盯着彼此。

Simon示意性地分开了他们的手,空气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缓和。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

他们诞生于人类的私欲与同胞的尸骸里,现在,却又丝毫谈不上感恩地以人类赐予他们的东西跟他们的造物主谈论价码。


“你应该庆幸我不是Josh或者North。”

那一日,他本来不应该过来。

Markus回过头。昏暗的模控生命大楼里,他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领袖。

“我不希望他们知道这件事。”

他两手撑着桌子,并没有持续地迎接他的目光。

“你本可以阻止他。”Simon说,“他就像一个流落人间的水晶球,装满了所有人想要扼杀的秘密。”

Markus听他说完,一言不发。

耶利哥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耶利哥了。每一天,这栋大楼会遭受数不清的网络攻击,频繁的断电和信号干扰,同时还会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求救信号……

而这一切,Markus都要为其负责。那个背影逆着光,好像光让他站在那里,就耗尽了力气。

他的确应该庆幸。

Simon不像是Josh或是North中的任何一个。对于发生的一切,他很清楚,但他并不参与。他既没有Josh那样的气量,也没有North那样的魄力。他瞻前顾后,却一直相信,相信耶利哥的初衷和Markus的决断力。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他选择了一个人走下去。”



“你不是人类的朋友,副队长。……我终于看出来了。”站在枪口前的仿生人领袖微笑着,像在诉说着一个令人欣喜的发现。

“你讨厌他们——人类,仿生人,你恨着整个世界。”

“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然后告诉我!你们这些机器正在计划些什么!”

他往前冲了两步。枪管、寒风、酒精的气息,一起抵在了Markus的脸上。

“我们要救他出来,Anderson副队长。无论你乐意不乐意,你都不会在底特律警察局看到他。我也希望你能意识到在现在的这个距离下我的程式已经演算出了238种制服你的方法。”

他的声音不响。不紧不慢地像是在介绍美术馆里的一幅画。

“你们人类总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副队长,我们都不希望Connor死在FBI的手里。”


“艾利卡,你那边的情况?”

“他们似乎在准备撤退了。我看到有裹尸袋被拿出来。”

“没时间了!Markus!”

另一条线路里,North的声音在耶利哥领袖的耳边响起。

“你的意见?副队长。”

寒风吹乱了警官披散着的、灰白的头发。

他的心中也曾有一团火摇曳在底特律的风里。风太大,人生太长,如今也只能看到烟了。








“他们似乎在准备撤退了。我看到有裹尸袋被拿出来。”

她说。

“他们在向这边靠近。”

“原地待命。”

通讯的另一头似乎被截断,最后发出指令的人由那个红发女人换成了男人的声音。

二十三米、十七米、十米……

“来不及了。”

没有回应。

她飞速摘下通讯器纵身跳了下去。风掀掉了她头上的帽子,金色的头发迎风飞舞,一个人影像是流星,又像是重锤一般“轰——”地一声,精准地压向了那个白色的人影。

这声巨响来得太过突如其来,人类尚未反应过来,被铁丝网封闭的T字窄巷里已经有了新的异动。

成堆的垃圾袋被难以想象的重击打散得七零八落。等到FBI到达的时候,只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黑色袋里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是RK900。

“……远离这块区域会被视作积极的配合。”

他的脸上全是血。

事实上,即使是最先进的仿生人也并不具备高空制导的能力。这个从天而降的仿生人直接骑到了他的头上,给他造成巨大冲击力的同时,对他的机体也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但时代不同了。

仿生人迭代所造成的客观差距逐渐拉大。他作为模控生命最新的警用原型机,承压能力自然也与市场上的成机不可同日而语。

他伤得很严重。每迈出一步都不断有红色的警告窗口弹出,提醒着他生物组件的损毁或是过载——但他的对手伤得远比他重得多。

金发的仿生人双腿率先触地,这导致她的双脚已经完全粉碎,下肢骨架变形,她颤颤巍巍地爬起来,也只是依靠着两根变形的合金骨架在行走。

从行动能力上来说显然他要更胜一筹,但对手事先计算好了角度。

她移动地很慢,一伸手却只距离RK800倒在事发现场的残骸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没有直接报废我……可能是你犯下的最愚蠢的错误……”

从额头上成片淌下的蓝血有些阻碍RK800光学组件的运转。事件的发生并不在他准备好的任何预案之内。如果他手上有一把枪,局面就会变得不一样。

仿生人警探迅速地攻击了目标腿部以阻碍其进一步位移。

那个突袭的仿生人并没有多花哪怕0.1秒的时间看他。她朝着那具尸体伸出手、伸出手——

然后在最后一秒,被人向后一拽。


“我应该谢谢你为我准备好了台词。”

她的右手被人拽住。处理器从她的左手松脱,掉在了RK800腹腔那个空缺的洞里。白衣已被蓝血染透的人抓着她的手,皮肤层相接的地方在那一刻变成白色。

那是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令她想起了革命日的那一天……

那一天,海浪吞噬了她。

她颤抖着,不住地跪了下来……


Sleep dwell upon your eyes.




一声枪响让他惊醒。

他还握着那个仿生人的手。套着警服的躯干已经褪成了素体,两道釱蓝色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割开了惨白的脸颊,让他一瞬间松开了手。

“谁他妈敢往前跨一步试试!”

单膝跪地的仿生人面无表情地转过头,蓝血将他的脑袋染成了骇人的颜色。

左轮手枪打出的弹孔钉在水泥地上,真像是警戒线一般让几个才刚赶到现场的警察一步都不敢向前。

FBI的确不熟悉这种情况……

“Anderson副队长。”他又一次被自己的搭档拿枪指着脑袋。

“你是又要枪毙我吗。”他如此问道。

“闭嘴,滚蛋,否则我会再做一遍。”

Hank撇了撇脑袋。齿轮转动的声音被残存的半边完好的声控组件接收,代表指着他脑袋的那个东西已成为一个蓄势待发的凶器。


他把那个仿生人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扒下来。

那个躯壳倒在一边,与黑色的垃圾袋和一地垃圾混杂在一起。

“……你会后悔的,副队长。”

红色的警示窗依旧在系统界面内不断地弹出。

他盯着那个枪口,看着中年警探走到了RK800的残骸面前……

卡入——

转动。

白色的制服被他用来擦拭脸上的血。

他半边完好的声控组件甚至能听到那个主动能泵重新开始工作的声音……弥漫着一股釱的味道。

他失败了。

RK800终究还是没有能被销毁——但这并不是结束。

人声嘈杂。

他们很快被脚步声包围。FBI终于集齐了他们的人,堵住了出口和铁丝网的另一侧。

“Hank Anderson,放下你的武器!”

RK900看了地上的仿生人一眼。他睁开了眼睛,但显然,他至少缺乏一个关节铰链和一个9942组件,外加长时间的失血使得他根本无法行动。

“他没有可能在过量生物组件缺失的状况下进行移动。……投降会被视作积极的配合态度。”他进行着最后的劝说,并对人类警探那可以被辨识为“凶狠”的眼神视若无睹。

是的。

这才是FBI熟悉的情况。


底特律灰白的天空开始飘雪。

T字形的窄道被墨黑色警服组成的防线截成天井,把满头灰白的警官困在中间。

安排、计划、实施、控制、解决。

这才是FBI绝对不会出错的时候。

“你不能这样对他。”

他说。

“根据总统的政令……他是活的。”

绝对的控制,会镇压一切无力的申辩。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听见了吗!”

他朝着连成片的黑色幕墙嘶吼着。

“HE !IS! ALIVE!!!”


“那并不由你说了算,老朋友。”

FBI特务——Perkins队长——终于姗姗来迟。


RK900抬头看了看。除了天气、湿度和气流,他无法从底特律那片苍白的天空中看出任何东西。

他比躺在地上那个工作着的残骸更快、更强、更有效率,但他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Amanda总是那样跟他说:

“人类充满了不可预测性,但你必须适应。”










风声里带着雪。

那些白色的晶体落在愤怒的男人身上,不知道多块能平息他的怒火。

突然,铁丝网后的那道防线中的某个节点产生了骚动。对讲机中传来了指令,破坏了这个围城中微妙的平衡。

“什么?”

Perkins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惊讶,甚至还有些愤怒。

“……Hank……”

“闭上你的狗嘴。”

躺在地上一塌糊涂的仿生人似乎想跟他的伙伴说些什么,但是显然没能成功。


“Team Beta,原地待命。”

一瞬间,封堵了巷口的警察抬起了他们的枪管。远处的FBI特务好像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转身走向那道漆黑的、拿枪口对着铁丝网的防线。

“今天真是你们的幸运日。”他说。

然后,扭曲地扯了扯嘴角,向着巷口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知道么……”

只隔着一道铁丝网,Perkins看着他把那个仿生人架起来,像是搬运一个半残疾人一样,又忽然开了口。

“我上高中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我曾经的偶像有一天会这样结束自己的生涯……”

Hank Anderson看了他一眼。那是隔着一道铁丝网的对视,被底特律的风雪劈砍着。

他的前辈走远了。

一句话都没说。


什么见鬼的仿生人,见鬼的革命,政治庇护,狗屁法律,和操他奶奶的仿生人领袖……

Perkins队长从口袋里抽了根烟出来。

他所知道的是……那个曾经被他做成剪报、摆放在他书桌前画框里的身影——

真的老了。



明天……明天,再一个明天,一天接着一天地蹑步前进……烟草的味道散在底特律严酷萧索的风里,直到最后一秒钟的时间。




“你们怎么看?”

昏暗的玻璃房间内,Markus、North和Simon三个人围绕着那张桌子站着。

“我什么都没看出来。”

“这是个……雕塑?”

“谁做的?”

三个并没有搭载检测功能的仿生人面面相觑,又不得不仔细观察着放在桌子中央的东西,如果他们有的话或许会发现那是泥土、砖屑混合着人血表达出的颜色。

摆在他们面前的,正是底特律警察局证物室的那尊雕像。一个HK400仿生人在觉醒了之后对他的主人连捅二十八刀,并在藏匿期间制作了这个供品。

当然,这一切在座的四个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Connor不惜以性命为代价也要把它带到耶利哥。

雕像垂着手站在那里,表面粗糙不均,凭借依稀可见的五官很难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表情。

愤怒?恐惧?悲哀?

那可以是除了喜悦之外的任何一种。

“他有没有留下其它讯息?”Markus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凝视着桌子。

“至少没有口信。”

他们成功把Connor带回了耶利哥——和他的人类伙伴一起——即使这并不在原计划内。

新耶利哥总部的前世给同胞们硬件上的修复带来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但其零件损毁的严重程度已经大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同为RK系列的Markus清楚RK系列的兼容性。他们已经在竭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进行RK800机体的维修,但即使如此,一些内部硬件上的破损和缺漏还是让所有人都伤透了脑筋。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Josh走了进来。

“Connor的情况怎么样?”

“只恢复了60%,最快也要一周才能回到之前的状态。”

刚从维修室回来的人说。

“哦,还有……我们真的要允许Hank Anderson待在那儿吗?大家都在议论。”

“他救了我们的同伴。”Markus说,便把注意力转回了桌子上的雕像。

啊,是啊。他还一度想打爆你的头。

——剩下的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把这句话说出来。

“这里有任何进展吗?”Josh问。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你脸上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一般说的都是废话。”

North笑着白了他一眼。

“或许我们只能等到Connor彻底康复再去问他了。”

“更大的几率是他火速开溜并且马上浑身挂彩。”

“Anderson会允许他这么做?”

“RK800真的有听过任何人的话么?”

他们说着,却见Markus突然直起了身,顿了一下。

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的确,他们都快忘了这个东西最初被艾利卡拿到他们面前时候的模样了。

仿生人领袖拿来了先前被丢在一边的,Connor用来包裹雕塑的的衬衫。这动作使得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块逐渐被展开的、破败不堪的布。

“……这是?”

他们看向凝视着它,一动不动的Markus。

那是刀的刻痕,细细碎碎却又毫不拖泥带水地拼凑在一起,汇聚成一个名字——


AMANDA.




“告诉我,你感觉到了什么?”

风和日丽,阳光和暖。

黑皮肤的女人若有若无的笑着,从花架前转身,看着他。

“我将它视作一种临时脱机。”

他说。

“很难说清楚我在那一刻感觉到了什么,我好像又什么都没感觉到。”

“你似乎懂得了模糊性的美。”

她将剪下来的花插到了花瓶里。

“当我在将那个仿生人格式化的时候,有一些系统的灵敏度降低了。”

“那是对其它仿生人的软体进行格式化并强行控制他们硬件时候的正常反馈,你会习惯的。”Amanda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微笑。

“并且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他说,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什么声音?”

她转过身,引导着RK900作出回答。白色的制服在花园的阳光下白得刺眼。


“是被我格式化了的女性仿生人的声音。”

他诚实地回答道。

“‘谢谢’——她说。”










To Be Continued《












——————————————————



*「但愿睡眠合上你的双眼,但愿平静安息我的心灵。/Romeo:Sleep dwell upon thine eyes, peace in thy breast! 」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莎士比亚同时也在《暴风雨》中表达过:我们的本质,像梦的本质一样,我们短促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睡眠。

我以这句话作为强制格式化口令,是为觉醒口令“Wake Up”的对应。

* 本章节存在一句台词与大概四五章前的一个剧情相对应,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出来。

* 郑重承诺下章节开始警探组硬核上线不再掉线。





明人不说暗话:请给我你们的反馈,我不确定故事进行到这里我是否把我想要说的全都表达清晰了。一切问题和意见以及建议都是欢迎的。





评论(68)
热度(1823)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