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秃子- 提问:

太太您好! 看了您的逆行流放地,被震撼到泣不成声。首先我是心疼康纳的。被报废,被重启,被送回汉克身边,记忆缺失,世界和所有的人都变了,没有变的也许只有他。作为仿生人,他经历着无可奈何的改变,无法主宰自己的身世。他等待着自己能记起所有,然而等来的却是汉克的渐渐遗忘。他不认识他了。 接着是汉克。我一直对汉克这个角色有不可割舍的情怀。我从前一直觉得他像一枚硬币,这面是酗酒,查案,骂人,吃汉堡,对仿生人感同身受,那一面是柯尔。我有时候觉得他心善有趣,是个暴躁又可爱的老汉,但是俄罗斯转盘告诉我,他不是。他只是个可怜的流浪汉,永远迷失在了精神的荒野里。我甚至觉得汉克的自杀结局是最自然的,他放弃了,也是和自己的和解。 在下关于逆行流放地有几个问题:康纳的“他是‘爱人’以外的一切。”是什么含义呢? 还有汉克说“收起你的抱歉吧,你根本就不是他!你只是一具,企图模仿他记忆的空壳。”是出于何种意图呢?我一直认为他爱着现在的康纳。 如果您能看到这里我将十分感激,提出这样拙劣的问题和简介我很惭愧。

硬核長夜 回答:

首先我要非常感谢你提了这两个问题,我还真没想到Lofter的这个功能在我这里还会有被启用的一天。你的这两个问题一个针对Connor一个针对Hank,几乎就是定义了这篇文章里这两个人物的标志性台词。我很感谢也非常庆幸有关《逆行》我收到的是针对这两句话的问题,而不是其它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然后来回答你的问题:


1. “收起你的抱歉吧,你根本就不是他!你只是一具,企图模仿他记忆的空壳。”是出于何种意图?我一直认为他爱着现在的康纳。

为了更好地回答你的所有问题,我把第二个问题提到第一个来回答。

这里的大背景是Hank“失而复得”,他尝试让Connor恢复他应该有的记忆,但是在六年的努力之后收效甚微。

而在Hank突然爆发之前,他所经历的是“旧友造访,告知他战友死讯”的这么个情节。

              ……

                这就是我会如何结束我的一生,他这样想。短到咫尺之间,长到遥不可及。

              “给我看一眼。我到时候会提醒你出席葬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Connor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他抬起头,明明没有喝酒,脑袋却极其昏沉。仿生人看着他的眼神是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

              “不,不必了。”他说。

              “为什么?”

                他没有想到,仿生人会提出问题。

              “你展现出了极强的同情心,Hank,对于那个HK400,对于那两个Traci,对于Chloe……Evans是曾经与你一起浴血奋战过的同事——”

              “——你他妈的知道什么?”

                躺在沙发上的人抬起头,颇为不悦地问他。

              “我记起了一些事情——片段……虽然还不能理清他们之间的时间顺序,但这足以让我相信——”

              “相信什么?嗯?——你他妈是不是以为你很了解我!你知道我是谁?!嗯?!”

               ……


这是一段没有过多描写的密集对话,涉及了人类的生死、Hank的过去及可能面对的未来、Connor记忆恢复的进展,并暗含过去六年中Hank为他作出的一切努力……是从这里开始,Hank突然爆发,才有了接下来你问的这句话。

Hank说出这句话的动机十分复杂,结合角色及故事背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结合这一段之后的叙述,我们可以知道他说这句话并不是为了diss Connor,整的这一段,无力、懊悔与挫败,多于暴躁、失望与愤怒。

Hank到底爱不爱现在的Connor,甚至这个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爱——这个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但是“现在的Connor”到底是哪个Connor,这本身就是个忒修斯式的问题。

从物理意义上来说“这个”Connor就是“那个Connor”,从客观角度来讲这具机体完全经历了Hank熟悉的那个Connor经历的所有事情,并且客观上来讲所有memory data“这个”Connor也完全没丢,只是数据整理需要过程……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你,包括Hank Anderson觉得现在的“这个”Connor并不是过去的“那个”Connor呢?


2. “他是‘爱人’以外的一切。”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情境是摄影师问Connor他所等待的是不是他的爱人。

                ……

                “不,他是我的……”他毫不迟疑地否决了我的想法,并把这份犹豫延后。

                  这是我自遇见他起第一次看到他的LED灯变成黄色。那黄色的光在他额角转了一圈、两圈、三圈——

                 “他是‘爱人’以外的一切。”

                ……


从“就事论事”的角度讲,他否决了摄影师的猜想,这其中隐含着一个摄影师没有问出口的“那他到底是你什么人?”,而要解答这个问题需要他给自己和Hank的关系下一个定义,而他在停顿中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准确定义这种微妙的关系。

我们所熟悉的“亲密关系”不外乎:父子,兄弟,夫妻,师徒……甚至是敌我。

我觉得拿“‘爱人’以外的一切”来定义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为过,甚至具有一种模糊的准确。因为学习“爱”(包括但不限于爱情)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很多事情会被错误地当成“爱”,比如占有、控制,甚至也包括单方面的过度付出……有很多时候你会看到人类表现“爱”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客观来说并不是什么和谐手段,比如父母对孩子的管教,战场上给垂死的战友的一枚子弹,甚至是特殊情况下的闭口不言……

关于爱情,最简单的解释是“对某些事物的喜爱所产生的情愫”;“爱人”指代爱慕的人、恋爱的对象或婚姻对象。Connor在确定了整体范围的前提下准确地把握住了他与Hank关系的特质——他们为对方所做的一切都不仅仅是因为简单的“一时喜欢”。

 

 

 

最后,非常感谢你能喜欢《逆行流放地》。

膜法界有一句话叫:我们要重视历史的进程,但也要看到个人的努力。

《逆行》广义上的一大矛盾,就是“大中之小”的悲哀。

 

 


*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让我们享受模糊性的美。自己给自己做阅读理解有种脸很大的感觉。


评论(13)
热度(143)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