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AlphaGo x 柯洁 相关】棋逢对手

棋,围棋,本是中国人的东西,千年前称“弈”,到了西方,就被翻成了“Go”。

 

2017年之前,柯洁印象中他上一次跟电脑对弈还是在他四五岁的时候。笨重的台式机上装载着Windows98,他好执黑,尖长立挡,不一会儿就将竹色的背景给铺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会有个框跳出来,跟他说——“你赢了。”

大概一开始激动对于彼时四五岁的孩子来说也是有的,不过换了数个软件,赢了不下百盘后,再好玩的玩具对于孩子来说也变得不以为意了。

 

中国人说,棋逢对手。中国人还说,以棋识人。

《唐诗纪事》卷七十七记了晚唐和尚释尚颜与诗人陆龟蒙因棋结缘的故事。

陆龟蒙做过两州从事,但屡不受用,隐居松江莆里后也不受征召。释尚颜在陆龟蒙不在的时候常将这位棋友挂怀。

 

16年3月15日,那场举世瞩目的围棋比赛收官,李世石大败。

柯洁在那之前就意识到那竹色屏幕后的对手早已改头换面了,可李世石的失败才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站在山顶看乌云飘过来的感觉。

比赛他看了。

李世石摇摇晃晃却也下得不卑不亢,只不过输赢背后,个中玲珑蹊跷他自己心里也应该有个数。

这样的九曲十八弯和这样的失败,后来柯洁自己也体验了一把。

 

人类特别喜欢写一些书,拍一些电影,无外乎是讲人类怎样犯贱创造出一个牛逼到不行的高科技,而后者又是怎么毁灭他们的创造者的。

柯洁身体力行证明了,人类不仅喜欢这么想,没准他们还真的乐意这么做。

都说“以棋识人”,李世石为人稳重,就曾嫌弃他年轻,作风还是过于浮躁,年轻时的聂卫平冲劲也足,年岁涨上去了,人也变得老谋深算了起来。

柯洁常想,如果AlphaGo真有其人的话,他一定是天马行空——至少绝对不是坐在他对面西装革履带个黑框眼镜身材微胖的那个样子。

他是能在一秒内完成千百万次演算并从中取出最优解的人;是在最大的劣势下也能处变不惊,翻云覆雨的人;是能与任何人为友也能与任何人为敌,甚至是在同一时间内能对他自己兵戈相见的人……

“出道”将近一年半就大杀四方,他应是极傲的;时而机巧时而稳重,有的时候又刁钻诡谲到不行,约莫是那种自己一个人打球都能跟球满场跑的人……这样的人戏可足,他会有什么样的朋友?或者说……他……需要朋友?

蓝色外盘旋着他最熟悉的白与黑,他把AlphaGo的图标设作屏保,让它闪烁在黑夜里的屏幕上,平面另一头深邃的黑暗里。他出神地看着深渊,深渊也回望着。

他再清楚不过地意识到自己如电影主人公那样作死的行为。

他期待,他乐于,他渴求与它的对战,即使人类已经,也仍将一次又一次溃不成军。

AlphaGo可以在同一时间对战上百个柯洁,反过来,他却只能应付,也只能记住与他对弈的那个。

盘桓在他们之间的是一条巨大的鸿沟,超脱生死,超越时间,模糊了有机与无机的界限,被所谓“英雄惜英雄”的情节所沟通,却又无法跨越。

这个由人类创造的庞然大物,在一次又一次打败造物主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大,大到当他失去了最初的懵懂时,造物主在他的视野里已变得过于渺小。

大象与蚂蚁是不可能做朋友的。

 

他开始读棋谱——很久没碰过的东西,他开始模仿AlphaGo的思维方式,逼迫大脑运转速度不断突破极限,他在网上戏称自己已化身“狗粉”,结果还被网友发现了……

在别人眼中被解读作棋士柯洁愈挫愈勇,没有人知道,他想要建立的联系比一场胜利难上百倍。

他曾在茶水间碰到谷歌的工作人员,后者问他觉得AlphaGo还有没有什么能改进的地方。他说:希望他可以变得更人性化一点。其中饱含百分之百对未来AI的由衷期许和一百二十分的私心。

后来的双人赛,古力拒降,Alpha就开始“乱下”。柯洁在台下哑然失笑。

他后来又陆陆续续去问过谷歌方面的工作人员一些有关AlphaGo的事情。他逐渐理解了神经网络、深度学习、蒙特卡洛树搜索法……谷歌的人也乐得告诉他。无论是从技术研发角度,还是站在人类的立场上——所有人都期待着有个人能打败他。

“Go”是“围棋”的意思,所以真要说的话,他的名字应该是“Alpha”。

他曾问过谷歌的人,神经网络、深度学习这一套,能不能被应用在围棋以外的领域,计算机是否有一天也能学习到山川的壮美,领略到百花的芬芳,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失落”,什么是“恨”,什么是“爱”……对方告诉他,或许吧,没准将来会有的。

 

2017年5月27日,谷歌宣布AlphaGo退役。

 

围棋选手的职业生命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486天,他刷新了世界棋坛的等级分记录,也刷新了围棋选手的最短职业寿命记录。

他,柯洁,再一次成为了世界围棋第一人,却再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世界围棋第一”了。

19岁只有一次,一个人一生中至多也只能经历一次公元2017年,AlphaGo也一样。

 

他终究还是没能在这一切都结束前进入那庞然大物的视野。

施为欲似千钧驽,磨砺当如百炼金。

钓水误持生杀柄,着棋闲动战争心。

很多年后,可能还会有Beta,Gamma,Delta,Epsilon,Zeta,Eta……

不过他的棋友,有生之年约莫是再也见不到了。

 


 

 

 


—— 完 ——

【这是他的失败,也是全人类的胜利】

意识流。

随笔产物。

其实这本该没有题目。

————

我就是看到屌茹在吃这一对来跟个风。


评论(11)
热度(166)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