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修炼者

喜欢我的文章和故事,而不要喜欢我的人。

文章转载出站需私信

【方王】十步杀一人(壹)

原著背景,私设如山,时间线混乱,请勿较真。

日常向,慢热,一起慢慢走,大概总共10章。万字连载。

除了方王,其它Cp自由心证。

——————————

连载所有章节戳“十步杀一人”这个Tag

——————————


【壹】


王杰希有个小号,御用的那种,名字不是什么草药,起得十分嚣张。不过这个角色名也本非他起的,俱乐部给他一堆小号卡的时候就有那么一张,格格不入。

 

方士谦有一次来蹭空调的时候正看到他开着小号在神之领域虐菜。他瞄了一眼,王杰希只觉得有别人的呼吸打在耳边,突如其来的一息让他不禁一抖。

 

他猛地回头。方士谦显然是看到他在干什么了,只不过人是已经默不作声地退了回去。

平日里对凡事都要评头论足两句的人出人意料地对此不置一词。

 

 

 

1

 

 

王杰希的御用小号最初被发现是在第四赛季末。

 

黄少天大晚上在职业选手的群里疯狂刷屏,炸了不少人出来。

 

黄少天:@王不留行 要不要脸帮中草堂抢蓝溪阁Boss还挖蓝溪阁墙角,有种出来竞技场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啊!!!!!!

 

紧随其后的就是一帮吃瓜群众。

其中包含了肖时钦这样假装自己很正常的人类问他们怎么那么闲大晚上不睡觉;有苏沐橙这样隐性的结果论者在追问最后谁抢赢了;也有楚云秀这样的过程论者在一个劲儿地问挖墙脚的事情;还有张佳乐叶修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一时间人声鼎沸。

最后,喻文州姗姗来迟,说了句:

 

喻文州:王队大晚上的也辛苦了。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林杰退役。

这位微草的元老级人物不动声色地把微草的未来托付给了刚崭露头角的小魔术师,自己在俱乐部挂了个闲职,就回了老家。所有担子都落到王杰希一个人头上,似有千钧重,全联盟都看在眼里。

喻文州这话,看上去客气,要换黄少天来说就是“王大眼你不是队长吗大晚上怎么那么闲不用写报告复盘做战术分析看数据睡觉吗?竟然还有空来网游里虐菜帮公会抢Boss?”

这话要换魏琛和叶修来说还能说得再损一点,只不过那就是另一码事儿了。

 

黄少天刷了那么久的屏,终于,出现了一个微草的人。

 

方士谦:打不过就别逼逼。

 

 

一时间,群里万籁俱寂。

 

 

 

2

 

 

都说父母给起的名字和孩子后天养成的性格十有八九都是反的,方士谦就是个典型例。

这个名字极具书生气的人可以说是与“谦谦君子”这个词毫不沾边,无论怎样都很难想象在教育平均水平还没过高中的联盟里,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人竟然还是个读书跳级的大学生。

事实上,王杰希也是在接手了战队队长的时候拿到队员资料才知道的。

 

回过头来,群里就算出现了个插科打诨拉仇恨的叶修,气氛也没有缓和多少。

 

黄少天:谁打不过了?方士谦有种来单挑啊!竞技场PKPKPKPKPKPKPK啊@防风@防风@防风

 

方士谦:剑客单挑牧师?要不要脸?

 

黄少天:卧槽不敢了是吧?那叫王杰希出来啊你有本事抢Boss你有本事单挑啊单挑啊单挑啊单挑啊单挑啊PKPKPKPKPKPKPKPKPKPK怎么了不敢了?你有本事挖墙脚你有本事PK啊!

 

方士谦:谁理你。

 

王杰希:来啊。

 

 

群里又是一阵无线电静默。

黄少天没有说话,方士谦没有说话,无论是蓝雨还是微草的任何人都没有。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放在哪个竞技项目里都是通的,电子竞技自然也不例外。

两年不到的时间已经足够这些职业选手搞清楚王杰希是个什么性子了。无论是干翻新秀墙还是林杰式的挖人,小魔术师的性格都与他的作战风格一样——天马行空。又或者换句话来说,在外人面前他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性格图式,套不进大家熟知的任何刻板印象,他的行为决策往往都是秉持着“将微草利益最大化”这一个原则进行的。

 

遭黄少天挑衅于王杰希而言也不是第一次了,魔术师常常都是“呵呵”一笑,几个表情包一丢就不见人影。

 

而今职业选手群的公屏上,最后一条消息迟迟停留在王杰希的应战上。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王杰希:欢迎进入荣耀竞技场房间:曾经有人贱似汝,密码:而今坟头草丈五。(链接10分钟内有效)

 

叶秋:哟,王大眼发火了,黄少天你完了。

 

张佳乐:看来大眼今天过得很不顺心啊。

 

黄少天: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本剑圣会怕吗?

 

孙哲平:我看你会。

 

黄少天:你滚。

 

喻文州:王队压力也很大吧。

 


喻文州一句客套话,倒是说了一半的事实。

 

从王杰希接任微草队长一直开始,甚至是在这之前,对魔术师打法的争议就一直没有停过。擂台赛上所向披靡的魔术师到了团队赛中却恰成了微草的一大软肋。“攻其不备”放到了队友这边就是“防不胜防”。

节奏紊乱、配合不当——微草的团队赛名单里只要有王杰希,那一个作风彪悍的牧师或是守护天使加一个满天乱飞的魔道学者二挑四或是二挑三几乎就是在所难免。

即使已经经历了大半个赛季的磨合,魔术师与他的大部分团队成员在配合问题上也依旧是举步维艰,团队赛也是输多胜少。

 

之所以说是“大部分”,是因为能跟得上他节奏的人也是有的,也只有那么一个——时任微草副队长,人称“治疗之神”,也称“联盟第一毒奶”的——方士谦。

 

其实聪明如喻文州,要是他再胆大心细一点,没准就能洞悉另外百分之五十的真相。

 

群里,除了刚才出现过的方士谦和王杰希,没有任何一个微草的队员说话,但列表里,这些人的头像无一不亮着。

 

 

 

3

 

 

对于微草的队员们来说,那是极其灰暗的一天。

 

经过了一个短暂的双休日,星期一的早晨,队长王杰希在全员列席的情况下在战队训练室宣布:为了团队赛,他将放弃出道至今一贯的魔术师打法。

 

训练室里霎时针落可闻,只剩机箱风扇嗡嗡地响。

 

方士谦的脸色很不好看,反观同为三期生的邓复升也是震惊中带着尴尬。

“杰希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觉得我们队内部应该再就这一问题商量一下……”

 

“不需要,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战绩就是最好的证明。”

 

显然,魔术师在做出这一决定前没有知会任何人,而且看上去破釜沉舟,一意孤行。

 

“呵,你这算什么,变向赶人么?”

角落里,面色不善的方士谦终于发话了。

“什么叫放弃‘魔术师’打法?就你那乱七八糟的套路也能叫‘打法’?”

没有人敢接他的话。

 

“我来帮你们翻译一下王队长的意思: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我的操作你们一个两个都跟不上,本队长只好屈尊纡贵自绝经脉以保大家不死,怎么样,还不叩谢圣恩?”

 

“我不是这个意思方士谦,这是团队赛的客观需要。”

 

“客观需要?你现在再来谈客观需要?你一个人蹿到张新杰背后被韩文清往死里揍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团队需要?”

 

“那场比赛情况复杂,而且那时候你还活着。”

 

“所以说到底这其实和其他人并没有关系——”

 

“团队赛需要的是团队合作与配合。”

 

“说到底你就是看不起我!”

 

两个人的话越说越快,越说越急。方士谦的最后一句话近乎是吼着说出来的。

一时间,没有人敢说话。

 

 

“你觉得我方士谦罩不住你。”

他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没问题啊,我也不觉得你这个所谓的微草队长能罩得住我。”

 

训练室的门被“咚”地摔上,震了所有人的耳膜,在十几个脑壳儿里余音绕梁。

 

林杰退役,队长之位没有交给资历更老的二期生兼副队长方士谦,倒是传给了作为三期生的小魔术师王杰希。根据林杰的说法,方士谦先前老早就跟他说不要把这个烂摊子甩给他,理由是不合适——哪里都不合适。

没有人对此有任何质疑,方士谦的确是能坦坦荡荡说出这种话的人——但外界却不这么认为。

 

无论是在电竞杂志还是网络上,舆论界总有一种不容忽视的论调,排除对战队内部权力斗争的种种臆测,其本质甚至连微草的内部人员都无法直接否认:方士谦与王杰希向来不合。

 

 

 

4

 

 

方士谦摔门走后,最先恢复过来的还是王杰希。

 

“没有人再有异议的话先开始训练。”

的确,也没有人再有异议。

 

邓复升与王杰希同是三期进来的,虽然无论在训练营还是进了战队以后两个人的交集都远不算亲密,但在方士谦消失了近8小时,战队内的压抑气氛也持续了同样长的时间之后,邓复生还是被人民推举为代表去跟王杰希就他跟方士谦的事情进行“交涉”。

 

晚上九点。

瞎几把胡扯了一圈以后,邓复升还是决定尽快切入正题,以尽快结束战队所有人的煎熬。

 

“杰希啊……老方那边……”

王杰希看了过来,一双大小眼被台灯照得跟波斯猫的眼睛一样透亮,让邓复生看得心里发怵。

邓复升以为他转过头来是要说什么,但是对方真的只是转过头来看着他。

 

“他说什么?”

 

“没……我还没问他。”

 

“记得告诉他明天训练不要迟到。”

邓复升见他又转过头去翻资料了,便知道自己已经隐隐约约被下了逐客令。他朝门口走了两步,又鼓起勇气,回过头,问了一个他思考过很久,也不止他一个人思考过的问题——

 

“杰希啊,你跟方前辈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通过他的表情判断他问出这句话的意图所在,半晌,手里动作渐缓,而后认认真真地跟他说了一句——

 

“我想有的时候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并不需要明确的理由。”

 

邓复升怔了一会儿,严肃地点了下头。

他一回到自己宿舍,就马不停蹄地打开了QQ,把王杰希的话一字不落地转述到了讨论组里。

不出一分钟,所有队员都异口同声,又无不发自内心地在公屏上刷起了一个词——

 

完了。

 

 

 

5

 

 

职业选手群里,黄少天的约架,方士谦和黄少天的互怼,王杰希和方士谦的唱反调,一直到开竞技场……在微草的人看起来无一不有着更可怕的意味。

那句“曾经有人贱似汝,而今坟头草丈五”,毋论究竟是不是,群里至少有十几个人认为王杰希是一语双关地骂了两个人,这十几个人里有没有方士谦那就是个不会有人探究的问题了。

而喻文州群里的一句客套话倒像是点燃了引线,一时间以邓复升为首,炸出了一片微草的人不得不来为自家战队挽尊。

 

邓复升:是啊,上网游虐个菜抢个Boss放松一下还被人抓现行,心疼他。/点蜡

 

回过头来,QQ群里插科打诨着,另一边王杰希开的竞技场不到一分钟已经进了大批围观的职业选手。


 

苏沐橙:那个魔道学者是王队吧?

 

肖时钦:应该是……

 

张佳乐:吓得我以为黄烦烦开始玩魔道学者了。

 


邓复升进了竞技场也被吓得不轻,事实证明,他也不是唯一一个被吓着的。

 

一叶之秋:十步杀一人?

 

是的。

【十步杀一人】

明晃晃五个红字挂在魔道学者头上,对面站着个剑客,威风凛凛,名字到起得中规中矩,叫“霜刃”,相较之下,风头自然不及。


 

沐雨橙风:侠客行?

 

风城烟雨:妙啊妙。

 

逢山鬼泣:怪不得黄少那么生气。

 

风城烟雨:取剑客的名,让剑客无名可取。

 


转眼间,QQ上的热闹就转移到了竞技场的观众席里。

 


一叶之秋:王大眼什么时候这么狂了?

 

百花缭乱:啧啧啧。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落花狼藉:林杰很欣慰。

 

一叶之秋:欣慰个啥?孩子终于到叛逆期了?

 


王杰希接手王不留行的时候,不少挺微草的就已大张旗鼓地宣称“命中注定”:此“王”就是王杰希的“王”。此情此景,观众席和QQ群已然讨论起了改称“王大眼”为“王千里”的可行性,微草的众人无话可说只能在一边打哈哈,倒是已经开局了的黄少天,一边在地图上移动一边不遗余力地阻止他们往王杰希脸上贴金。

 

选得地图叫“密林之地”,房间是王杰希开的,地图自然也是他选,大致也就是遮天蔽日的树林里有一座小木屋,屋边一口井,小溪潺潺。

这本就不是什么对剑客有利的地形,虽有不少遮蔽,在1v1对上会飞还有些个远程的魔道学者就显然是劣大于优了。

 

索克萨尔:王队也太狠了吧^_^

 

独活:[微笑中透露着一丝疲惫] 毕竟十步杀一人。

 

百花缭乱:这么说大眼骑在扫把上我们还得谢谢他,否则我们早不知道死了几百回了

 

风城烟雨:吾王落地之日,就是尔等庶民人头落地之时。

 

生灵灭:吾王落地之日,就是尔等庶民人头落地之时。

 

逢山鬼泣:吾王落地之日,就是尔等庶民人头落地之时。

 

弹无痕:吾王落地之日,就是尔等庶民人头落地之时。

 

落花狼藉:谢主隆恩!

 

沐雨橙风:谢主隆恩!

 

竹沥:谢主隆恩!

 

……


 

观众席这么刷着,黄少天那边也没闲着,约莫是有人QQ截给他看了观众频道,霜刃头上的文字泡不间断地刷着一句话——

 

王大眼落地之日就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说时迟那时快,围观黄少天视角的人只见一角有什么东西一闪,熔岩烧瓶和魔法弹就几乎是同一时间命中了霜刃,让他连跌数层,险险卡在一个枝丫上。然后便又没了动静。

黄少天操纵着霜刃在树枝上跳跃,绕了好大一圈,愣是没看到魔道学者半片衣角,当然期间文字泡也没停过。


 

夜雨声烦:我靠王大眼你有本事从蓝溪阁挖墙脚抢蓝溪阁Boss你有本事别躲啊你开的房间你选的地图你倒是来跟我打啊耍阴的算什么本事要不要脸!

 

夜雨声烦:丢两个瓶子算什么本事还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原来千里不留行的意思是逃得影子都见不着啊!王杰希你怂不怂啊!

 


眼看开局已经快五分钟了,先不论魔道学者直接飞到茂密森林的上方这件诡异的事情,霜刃却也仅仅是被打掉了一层血皮而已,观众频道有人直言,看这两个视角都像电脑开屏保。

五分钟,这在1v1里已经算是很长的时间了,长到似乎连喻文州也忍不住QQ私聊邓复升问了句:你们王队今天没出什么事儿吧?

 

其实他在同一时间也问了方士谦,但是对方似乎真的在竞技场看比赛,并没有回复他,而邓复升对此事的回答是:从早上就开始倒霉,心情不大好。

 

就在这时,竞技场里,王杰希发话了。

 

 

十步杀一人:你上来,我跟你打。

 

霜刃:好啊,王大眼你给我洗干净脑袋等着!本剑圣马上来取你项上人头!

 


于树枝上跳跃对于没有飞行技能的职业来说也是需要平衡操控的,位高跌重这件事在游戏里也是一样。黄少天早就预料到王杰希会玩这么一手,所以一直提防着偷袭,无论是宏观还是视野都保持着迂回的之字形走位,但凭借职业选手的技术,只要到了开阔地段就能自由跳跃,那魔道学者的优势就会被大大缩减。

可是整个过程中,王杰希再没有出手。

 

眼看着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观众频道也越发地安静,只不过却是另一种氛围。

 


风城烟雨:有多少人在看王队视角?

 

生灵灭:……

 

落花狼藉:……这是历史性的一幕

 

逢山鬼泣:……不忍直视

 

沐雨橙风:……太惨了

 

独活:……

 

一叶之秋:楼上的能不能告诉我,王大眼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防风:这话由一个没吃药的来问也太搞笑了点

 

一叶之秋:哟,难得见你那么沉默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百花缭乱: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今天的这个王大眼……有点怕……

 

 

没有人接张佳乐的话。

 

霜刃步步逼近,眼看天光就隐在那层叶障后,投下斑驳的光影。蓄力、起跳——

天光突破树影,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白,越来越耀眼——只是……好像这亮得也太快太刺眼了点?

 

在登顶的一刹那,黄少天终于回过了神来,可是为时已晚——魔道学者50级大招,星星射线,如圣光普照那般从他的天灵盖上方飞流直下。


 霜刃:我靠我靠我靠我靠王杰希你要点脸


星星射线有一定的读条时间,威力在所有职业的大招中也算不上数一数二,但是射速快,而且极难闪避,霜刃结结实实地吃了这一击,血线瞬间跌破60%。

 

不过,一半还多的血,他原本还是有翻盘的机会的。只不过更令他绝望的事情还在后头——

 

黄少天在下坠过程中意图抓住的每一根树枝,都轻而易举地就折断了。

 

 

他就这么伴随着不间断的“噼里啪啦”声,挟着星星射线的加速度,“轰”地一下,从现实生活中约莫有一百多米高的地方,被直接打到了地里。

 

血条清空的速度近似读条,不出一秒,完美归零。

 

 

 

6

 

 

胜负已定,竞技场房间自动关闭。讨论又再次转移到了QQ群。

 

叶秋:脸疼吗?@夜雨声烦

 

并没有什么人接叶修的话。

因为说实话,王杰希赢的方法出人意料,或者说是一反常态地猥琐,而且这个时候揭人短未免太过伤口上撒盐。


 

喻文州:少天睡了^_^

 

邓复升:[微笑中透露着一丝疲惫.jpg] 早跟你们说过了,队长今天心情不好。

 

李济:[微笑中透露着一丝疲惫.jpg] 是啊。

 

梁方:[微笑中透露着一丝疲惫.jpg] 是啊。

 

王杰希:ovO是啊。

 


公屏上只沉默了一秒,便又刷了起来。说是“王千里万岁万岁万万岁”,苏沐橙带的头,队形里竟然也有个喻文州,在队形结束后竟然还慢悠悠地跟了一句:多谢王队不吝赐教。

配上笑眯眯的颜表情,读起来到颇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毕竟都是职业选手,插科打诨恭维话虽是这么说,没有任何人会把这场比赛当作是判断二人水平高低的证据。

王杰希花了整整五分钟不动声色地把那些可怜的树枝折磨成外强中干弱不禁风的样子,又绕了好大一圈飞了上去,才开始读他的条,这放哪场裁判没瞎的正规擂台赛都不可能这么打,团队赛就更不用说了。

 


叶秋:你们还在折腾啥,王杰希早下线了。

 

张佳乐:喵喵喵???

 

孙哲平:睡得再晚明天的训练也别想逃。

 

肖时钦:王队真是……

 

苏沐橙:十步杀一人

 

楚云秀:千里不留行

 

肖时钦:不……我其实没想说竞技场……

 

楚云秀:那你想说啥?

 

方士谦:事了拂衣去

 

方士谦:深藏功与名

 


方士谦的突然出声使得这个抽风似的群又静默了一会儿,这下所有人才忽然想起,这个一直聒噪的人今天的话确实是过少了。

 


叶秋:我去搜了搜,原来这两句真的也是《侠客行》里的。

 

苏沐橙:你刷低了我对“没文化”这个词认知的下限。

 

楚云秀: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侠客行》里的,背倒是会背。

 

张佳乐:Again?《侠客行》是谁写的来着?

 

孙哲平:还不睡觉张佳乐你是不是找死?

 

方士谦:李白写的,弱智们。

 

方士谦:我怀疑你们是不是初中都没毕业。

 

孙哲平:方士谦在这时候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牛逼。

 

叶秋:楼上画风不对啊。

 

孙哲平:大孙收我手ji

 

李轩:方前辈今天好像话特别少啊。

 

苏沐橙:我猜张佳乐又悲剧了。

 

叶秋:@防风 可能来姨妈了,需要嗑点王不留行治治。

 

邓复升:别at了,都是明天要训练的人,都该睡了。

 

 

 


7

 

 

邓复升说是这么说。关了群后仍在QQ上逗留了一会儿。

王杰希和方士谦的头像都灰着,但他鬼使神差地又开了下荣耀,果不其然,【十步杀一人】和【防风】都在线。

 

讨论组的名字被李亦辉改成了【给庶民一条活路】,此刻好些个队员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猜测着今晚线上的种种。

王杰希今晚的反常是不是在气头上,故意打方士谦的脸?

方士谦在叶秋面前给王杰希找场子到底是为了微草还是变相服软?

这两个人现在又在干嘛?

邓复升刚在讨论组说了一句“你们王队和方士谦都还在”,隔壁微草战队大群,王杰希就冷不丁地冒了出来。

 

王不留行:o_O大晚上都不睡?

 

很快,群列表里的头像就跟某相亲节目里女嘉宾灭灯一样噼里啪啦全暗了下去。

邓复升看群和讨论组里大家都很识相地不再说话,便也关了手机,插了电。正想关电脑,荣耀的站内消息却闪了起来。

 

【新消息】【防风】(1

 

林杰退役的时候,魏琛曾半开玩笑地说他把自己劈成了三份:队长的那份给了王杰希,队长不能有的任性全给了方士谦,剩下性格里老好人的部分就一股脑儿全给了邓复升。

从某种角度上讲,邓复升和林杰是最像的。

 


【防风】:在?

 

【独活】:正准备睡了。

 

【防风】:我好像见你晚上去了王杰希那里。


 

邓复升心中暗自叹气,想着方士谦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显怎么都不准备放他一马,不过转念又想,既然方士谦主动来问他,或许这件事情还有转机。

 

【独活】:是啊。

 

他十分诚实又带了点敷衍地回了这两个字,便不知道怎么再继续下去了。他要怎么说?他能怎么说?

——方前辈,王杰希说他无条件地讨厌你。我建议你们当面沟通一下把话说开或是打一架,打一架不行打两架。

——方前辈,我觉得在怼王杰希这件事上你可以从长计议,毕竟他还是队长。

——方前辈,其实我们俩没聊啥。

……

如果在今天事发之前,有些话他还能半开玩笑地跟方士谦说,可所有人——或许也包括王杰希在内——都从来没有见过方士谦发这么大的火。

 

方士谦这个人,有的时候能表现得很幼稚,或者说是任性过头。

林杰刚把队长交给王杰希的时候方士谦虽然没有公然唱反调——现在他们知道方士谦当时甚至是默许了林杰的决定——新赛季一开始,方士谦却从没有停过跟王杰希对着干的行径。

小到给队长摆脸子,大到逃训练——什么事他都干得出来,什么他都干过。

队内训练的时候,守护天使挡魔道学者视野,一开局就冲上去对着对面狂砍一通对那时候的微草战队来说是家常便饭。王杰希并非没有给方士谦提过意见,自然是每一次都被怼了回来,于是后来他秉持着宽容大度、胸怀天下的原则对方士谦采取了“三无政策”——无聊、无视、无所谓。

两个人的冲突变得日常化、频繁化,小到一句调侃,大到溜出去吃宵夜都能成为冷战的导火索。

可说到底,两个人毕竟都是成年人。

一到临赛时期,两个人都很自觉地进入备战状态,一般所有纠结也都就这么揭过去,谁都不提,就此冰释前嫌。

这种冲突与其周期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动态平衡与自我修复。

早上,方士谦还能因为王杰希不叫他起床不让食堂给他留早饭痛骂他狼心狗肺,吃过午饭,这两个人又能很自觉地窝到一间寝室去吹空调,下午训练的时候队内氛围就能恢复到事发前的状态。

一开始队里的其他人还会因此诚惶诚恐,胆战心惊,到后来他们甚至怀疑对峙的两个人十分乐在其中。

当然,副作用也不是没有。

 

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在微草的团队赛中只要同时出现了方士谦和王杰希,那牧师或守护天使与魔道学者的配合必然是呈现一种“双向放生”的特质。

 

什么叫“双向放生”?

就是治疗能把其它三个人的血线拉得很稳,就留一个魔道学者,血线时常在30%上下来回波动、大起大落。

反过来,即使是在只剩下治疗和魔道学者两个人的情况下,魔术师还是能浪得飞起,对前者也是非死不救——即便这个治疗一边被人追着打一边还不忘给魔道学者刷血。

 

虽然每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频道内都不会有人说什么,但邓复生总觉得这两个人的潜台词是一致的——

 

要我救你?求我啊!

 

 

邓复升想到这些的时候,脑袋里隐隐约约免不了有个摔门的声音嗡嗡地响。

 

 

 

【独活】:老方你明天训练还来吗?

 

【防风】:王大眼让你问的?

 

【独活】:大家都很担心你跟队长。

 

【防风】:早点睡吧复升,晚安。

 

 

一天吃了两次闭门羹。

邓复升怀着一颗郁闷的心,毫不迟疑地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林杰队长,我好想你。

 

 

8

 

 

王杰希与方士谦算不上“交好”,说是“交恶”倒也不至于。

 

团队赛成绩不理想,加之韩文清领导的霸图有了新秀张新杰的助力也势如破竹,内忧外患无疑使得第四赛季微草夺冠的希望变得微乎其微。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一爆发就给把很多东西翻到了明面儿上。

 

所以其实邓复升没有问错。

很多需要说开的事情就是Now or Never,只可惜他与王杰希在方士谦的问题上对语境有着截然不同的预判。

 

王杰希不但不怎么讨厌方士谦,甚至还有点喜欢他。

他喜欢方士谦的直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虽然有的时候他的表达方式是告诉你:一加一等于二,但是二再怎么乘除一,本来二的还是二。

 

可他觉得方士谦是百分之百地讨厌他。

 

他曾经拿王不留行当过QQ头像,被方士谦冷嘲热讽“怎么那么看得起自己”。

 

在那场对战霸图的比赛中,魔术师以身涉险后切牧师,打算来个一换一,不料大漠孤烟调头介入,防风也突然出现,一番乱斗后守护天使与牧师双双殒命。血线清零前,方士谦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己方频道里打了一句话:早知道应该让你去死。

 

去年夏天,方士谦房间的空调坏了,于是搬到了隔壁王杰希的房间睡了一宿。熄灯前还是睡在床左半边的人,在天亮的时候已经整个儿挪到了床沿,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完全不自觉地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姿态维持着平衡,盘踞一角,似乎仅仅是为了能离床另一边的王杰希远一点。

 

这样的例子大大小小,数不胜数,不胜枚举。

 

王杰希无比确信:方士谦从表意识到潜意识,都深切地厌恶着他。

而这种讨厌与他所欣赏的直率放在一起,日积月累就成了除不掉的烙印。每到夜晚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不自觉地摸一摸,就会隐隐作痛。

大概一年前他还会默默地想,方士谦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他,要是方士谦不讨厌他那一切就很完美。一年后,当他把方士谦可以讨厌他的原因逐一列举之后,他才发现——“讨厌”,和“喜欢”一样,并不需要什么特定的理由。当一个人讨厌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都是讨厌的。当你喜欢他的时候,再大的毛病也能视若无睹。

 

而他们两个花了一年的时间互相折磨,早已经麻木不仁——什么都习惯了。


可邓复升不这么觉得。





—— Tbc ——

想写的都是些很日常很白开水很微妙的东西。能看到最后的我都十分感谢你们!!!

我也不知道小透明的我有没有动力把这个写完。靠爱发电,没爱弃坑。

聊天体的介入不仅使我在篇幅上产生了极大的误判,还让我在调格式的时候生不如死。也算是一种尝试。


入坑晚,求评论求支持求老司机带路。_(:зゝ∠)_


2017-06-06 多谢molikesta的捉虫。_(:зゝ∠)_ 我跟你们讲这个邓复生是穿越过来的。

评论(28)
热度(491)

© 硬核長夜 | Powered by LOFTER